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男生宿舍无故断电为哪般

一发完

 之前的文戳这里

顺便还热度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学校后勤丧尽天良,

莫名其妙断我电路,

我就逼逼我就投诉。







“卧槽,没电了!”

张佳乐早上刚一下床,习惯性给昨晚玩到残血的手机冲一下电,结果就发现——神他妈的没电了。

“电费没了?还是跳闸了?”张新杰一进门就听见张佳乐在那里大呼小叫,去厕所里拿了块毛巾,细细地擦去额头上的汗渍。天气好像比昨天低了一度,看来明天该穿件长袖出去晨跑。

“电费应该不是,我一星期前刚冲上。没理由这么快,应该是跳闸了。”林敬言穿衣服,眼角地余光瞟了眼桌子上的东西,手机满电,电脑满电,充电宝满电。确认自己暂时没有缺电之忧后,便开口催促起了还在懵逼的张佳乐。

“我不想出门了,我的刘海还没有夹!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虽然张佳乐是个男人,但也阻挡不了他有一颗像女孩子一样爱美的心。作为一个男孩子,张佳乐每天早上都会拿出他粉色的夹板为他额头前那几撮毛好好打理一下,夹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不能夹刘海,对于张佳乐来说这个惩罚太重,他有些承受不住。

“还有10分钟,英语老师可是会点名的,再不走我可走了。”

看着张新杰远去的背影,林敬言也懒得理这个炸毛的人,准备转身离去。

“英语课英语课……老林,你等等我!”

 

整个上午,张佳乐都耷拉着脑袋,神情恹恹不想和人说话。就差给脸写上"拒绝会客"这四个大字。

今早出门太急,早饭也来不及吃,到了教室发现没座位,只好不情不愿地趴在了第一排。结果做题的时候发现没带笔,被老师好好地骂了一顿。

啊,都是断电惹得祸!

 

“所以,我们为什么会断电……”

趁着老师回头写板书的功夫,张佳乐不安分地在寝室群里发了消息。

“滴滴”

张新杰:我们宿舍电费是上周冲的,在这两周的时间里也没有进行什么大规模费电的活动。去上课前我又在学校的充电费的机器上查了一下,宿舍电费还有剩很多,所以应该是跳闸了。

林敬言:我记得我们宿舍没有用什么大功率的电器吧……@张佳乐

张佳乐:老林你什么意思,我的夹板是小功率的!小功率!我之前用怎么没见他跳闸呢!不关我的事!我保证!

张新杰:我上课前打了个电话给学校的维修部,电工说要下午4点多才能回来。

张佳乐:我选择死亡

张佳乐:学校太不靠谱了!

张佳乐:嘤嘤嘤,我要回家,我要找爸妈

韩文清:闭嘴,听课

 

某大学某男生宿舍莫名断电为哪般?

是学校后勤部道德的缺失,还是男寝中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且看福尔摩斯新杰为你揭开层层谜底。

 

“所以我们宿舍怎么会无缘无故跳闸了!”

还好现在已经入秋,爬楼梯上来的热意没过多久就渐渐地散去。要是处在盛夏,又没电,噢,世界再见。

“我觉得可能有人偷电了。”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外的电表,走廊的阳光笼罩在张新杰的身上,眼镜反射出一道白光,锐化了张新杰的面容,令人有点瑟缩。

“怎么说?”

韩文清相信张新杰的所有推断都是有理有据,有章可循的。让张新杰随口胡说,这难度也就和让叶修戒烟差不多吧。

“据我所知男生有不少宿舍改了电路,有些宿舍还是偷着其他宿舍的电用。而且我们宿舍是今天早上断的电,那就说明电是昨晚用的。”一股寒意从张新杰的体内发出,空气中的冷离子好像更加的活跃了。

“张新杰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

张佳乐小声地凑到林敬言的耳朵问了一句。

“他今天没吹头发。”

张佳乐了然,没吹头发,怪不得。

张新杰习惯每天早起去跑步,跑完回宿舍利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洗澡洗头吹头发,然而今天……

没让张新杰吹上头发,那得是多大的罪呀。

“我们先去对面327问一下吧。”

张佳乐刚梳理完思路,就见张新杰在前,韩文清在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敲开了隔壁宿舍的门。

“有什么事?”

开门的是喻文州,看见隔壁宿舍四个人齐齐站在门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微笑总是没错的。

“你们宿舍改电路了吧。”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是个肯定句。

   “我们是改电路了,有事吗?”

喻文州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笑得密不透风。

不过,这个宿舍可不只是喻文州一个人。黄少天见喻文州一直杵在门口,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便叽叽喳喳地跑了过来。

“怎么,你们326想干嘛。来得这么齐,干嘛,打架啊。”

也不怪黄少天这么问,张新杰这四个大老爷们拍拍站着,脸色还带着点阴沉。换谁都会往这方便想,更何况两个宿舍之间还真有些纠葛。

“打你妹,你们宿舍是不是昨天偷用我们宿舍电来着。”对付黄少天这种人,还是需要张佳乐这种旗鼓相当,脑回路差不多的人来。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怎么跳闸了?让你们当初不该电路,活该现在被人偷。我告诉你们,我们宿舍可没有偷用你们宿舍的电,谁想不开要找韩文清的麻烦。比起你们宿舍,我宁愿去偷隔壁王杰希的电。”

黄少天一听张佳乐的话就乐了,一面洗脱自己宿舍莫须有的罪名,一面又好好地嘲讽了一次。

张新杰听了黄少天的话,仔细一想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他们327和325两个宿舍像是有世仇似的,一直不对付。也亏得喻文州和王杰希能笑着相处这么多年。
抬头又看了眼倚在门框上的喻文州,随口说了声抱歉,走了两步敲开了323的门。

“?”

周泽楷一脸茫然

“……叫江波涛出来”

建筑学院的周泽楷人长得帅,就是这表达能力还有待商榷。张新杰也不废话,直接让他们屋能说话的出来。

“?”

江波涛看见这个阵仗也是一脸茫然

“你们宿舍也改了电路是吧。”

“对,所以……?”饶是江波涛脑子转的再快,也没想出来这四位爷的来意。莫非是不会改电路,找人帮忙来着?

“我们宿舍跳闸了,你们干的?”韩文清一出口,开门见山,直抒胸臆,再搭配上一张脸,威胁的意思立刻就烘托出来了。

这下江波涛总算是明白这四个人的来意了,合着是来侦查审问的。

“这…恐怕误会了。”明白了来意,江波涛心里也算是有了底。“我们宿舍虽然改了电路,可是我们只是把电表的限度往上调了调,可没做什么偷人电的事情。”

江波涛说的一脸坦然淡定,周泽楷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怎么这么多人,打架?”孙翔从屋里探了个脑袋出来,兴致盎然地询问。

不能让孙翔出来搅和!

江波涛向周泽楷使了个眼色,周泽楷就和颜悦色地把孙翔给拐回了屋子里。

“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看看我们的电表。”

张新杰看了看,觉得江波涛所言不虚,也就信了。

那么现在就只有328和324没有问过了,王杰希那个屋子没改电路,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对,我们宿舍昨晚吃火锅来着。”

张新杰刚说明来意,叶修就坦然的承认了。

不承认还能怎么办,张新杰既然能找上门来,那一定是想到了。

叶修这么坦诚,四个人到是有些愣住了。

“叶修你怎么脸皮这么厚呢!偷人家点还这么理直气壮,你没看见今天张佳乐连刘海都没夹嘛,哈哈哈哈啊哈。够不要脸,我喜欢。”在一旁看热闹的黄少天兴冲冲的添油加醋。

“你的喜欢还是自己留着啊。”

叶修嫌弃得拍开了肩膀上黄少天的爪子,黄少天也不在意。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赶紧走,我们等会还要煮火锅呢。”

张新杰他们还没说话,叶修到是先不客气地赶起了人来。

“卧槽,叶不修,你偷一天不够,还要偷两天啊你!”张佳乐气鼓鼓地说着,他可不想明天依然没有夹板用。

“我倒是想,不过你们宿舍不是断电了嘛,还怎么偷。今天用的是文州他们的,文州不介意吧~”叶修丝毫不客气的和人家借起了电。

“前辈用,当然不介意。只不过,我的午饭也没吃,既然用了我的电那吃个,火锅也不过分吧。”喻文州笑眯眯的说到。

“我我我我,我也要吃!电也有我一份!叶修叶修叶修,你不会不给我吃吧!现在刚下课,食堂肯定人很多,我才不要去挤食堂,我不管我也要吃。”喻文州话音刚落,黄少天就急不可耐的表了个态。

“那我们也不客气了,算是昨晚偷用我们电的回报。”

张新杰不慌不忙地也凑了个人数,既然都来了,那就干脆都参上一脚,省的便宜了其他人。

“……我”

周泽楷羞红着脸看了一眼叶修

江波涛了然,又瞅了眼想欲言又止的孙翔,“不介意在加我们三个吧。”

叶修挑了挑眉毛

“行啊,进来几个人收拾东西,再派几个人买菜。我们宿舍可没存这么多人的口粮。话说在前头,买菜的前可不报销啊。”

“幼稚”

“叶修就这几块钱,你至于吗你!”

“你们知道的,我穷……”

 

 

 

“靠,怎么又断电了!”

张佳乐一醒来发现自己的小夹板又不能用了,穿上拖鞋就往328走去。

结果一出门就看见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已经聚在了门口。

“怎么,你们也停电了?”

三个人悲壮地点了点头。

不会吧,偷了这么多宿舍的电。这不是在煮火锅,叶修他是在开派对吧!

四个人敲了半天的门,328的门才缓缓地打开。

结果开门的不是叶修,是魏琛。

“魏老大,你们宿舍昨晚干嘛了,怎么偷了这么多人的电!”黄少天和魏琛最熟,第一个开了口。

“昨晚干嘛,没干嘛啊……”魏琛一脸茫然,扭头冲屋里喊了一句,“叶修你昨晚又做什么幺蛾子了?这么对宿舍断电。”

“唔……”

叶修从床上探了半个脑袋,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含含糊糊地说。

“今天电路维修,上午停电不知道啊。”

说完又载了回去。

“靠!”

“碰!”

评论(8)
热度(663)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