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我保证,是口腔溃疡先动的手

 艺术源于生活

长舌尖上真的痛死了qaq

 之前的文戳这里

 顺便还热度,距离还完还有一篇文的时间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啊——”

“啊——”

喻文州眯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脸虽然因为羞耻心涨的微微有些发红,但还是乖乖地把舌头给伸了出来。

“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痛。”喻文州拿着手里的西瓜霜,对着红果果的舌头寻找合适的位置准备下药。

本来就粉嫩的舌头因为口腔溃疡的原因,更是红彤彤地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上嘴尝一尝,咬一咬。

喻文州看得眼前的景色,眸色微微有些发暗,心里痒痒的想干些什么,但又怕这个人逃走。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利索地把药给洒了上去。

“嘶——”

药粉随着唾液一下子渗入了伤口,刺痛像触电似的立马通达全身。叶修下意识地推了喻文州一把,猛地站了起来,像只小狗似的把舌头甩在外面,企图通过空气流动带来的凉意消除隐隐发热的痛。

“叶修,我靠。有这么疼吗!反应这么大,过来让我给你看看,不会又恶化了吧。让你馋和我抢炸鸡吃,遭报应了吧。以后这些油炸食品还是交给我把,免得你又受罪。”

叶修这么大的反应,愣是把黄少天也弄得吓了一跳。走进了几步,就看见叶修晒着舌头,睁着双水汪汪的眼睛瞪他。

“里机子死死不咎自导了!”(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说啥?”

黄少天不解地问了旁边看热闹的人,大家表示自己也听不懂叶修现在似人非人的普通话。

叶修心里那个怨啊,舌头刚撒上药根本没办法缩回嘴里。唾液又不由自主地想要流出来,只能仰着头试图让他倒流回去。现在能发出声音就不错了,还嫌弃自己的发音!

叶修冷冷地看了眼这帮围观群众,暗搓搓地决定明天的训练量加倍。跟旁边的张佳乐要了面小镜子,看看舌头上的药粉化了没有。

说实话叶修也觉得自己有点背,明明大家一起吃的炸鸡,偏生其他人都没事。就自己,改天起床就长了口腔溃疡,还好死不死长在舌尖上,就是正中央最尖尖的那里。一定是和张佳乐待久了的缘故!

本想着这点小伤小痛,忍忍也就过了。没想到,这个伤口愣是坚持了三天还没好,不仅没好,还有种不断扩大的趋势。痛的实在没办法,才找了队里的医生开了药,于是乎就出现了刚才那个杀猪似得场面。叶修觉得咬舌自尽,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因为舌头烂了的原因,一切辛辣生冷刺激性大的食品,都从叶修的生活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日三餐,清淡到死。厨房也被这帮黑暗势力给控制,开了小灶也不许。

 

于是就在一个夜黑风高,月朗星稀的夜晚,在皎洁的月光和幽幽的灯光的映射下,一道人影悄悄地从训练基地里溜了出来。

为了防止各种迷妹迷弟以及记者的骚扰,联盟把训练基地安置在了一个鸟不拉屎的郊区。方圆百里之内,除了一个芝麻大的小卖部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娱乐购物吃饭的地方。反正基地里什么都有,也不再乎这个。

然而现在叶修要找的就是那个芝麻大的小卖部。

因为有张新杰坐镇,十一点还没到,一群人就被赶进房间睡觉了。这正好方便了叶修行动!

“好像是这个方向吧。”

除了来的第一天出门熟悉过周围环境以外,其他日子都在基地里待着。所以小卖部的方位,叶修也只存在一个模糊的方位感。

直到看见那微弱的黄光,叶修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果然打了这么多年的荣耀,这点方向感还是有的。

 

这附近其实是一个别墅区,自然是比不上寻常小区那般热闹。傍晚的时候兴许还有几个散步的,到了现在连个鬼影都没有。不小心路过某户人家的时候,冷不丁地还会传出带有敌意的狗叫声。

但这对于叶修来说,都不是事。

泡面在手,中华在兜  ,我不虚,我不怂。

就着路灯光,叶修顺利地摸到了基地门口。

基地还是和叶修走的时候一样,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动静。叶修表示很满意,证明这次作战计划非常的成功。

然后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整个客厅灯火通明。

突然到来的强光,让叶修忍住不闭上了眼睛,等了几秒才适应过来。

“大家都没睡啊。”叶修故作镇定,笑呵呵地冲着客厅里的人打了个招呼,神情淡定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领队,大晚上的你干嘛去了?”

王杰希一把扯住叶修的帽子,愣是用蛮力给拎了回来。其他人直勾勾的盯着叶修也不说话,颇有三堂会审的感觉。

“这不是晚上吃太饱,消消食嘛。”看这个阵仗,叶修就知道泡面不保。缩在衣袋里的手,触摸了一下冰凉香烟壳,顿时又有了安全感。至少香烟还在,不亏。

“喝粥也能撑着?”

“是不是半路饿了,顺便买包泡面当点心啊。”

方锐一边说着,一边收缴了叶修手上的泡面,“还是红烧牛肉味的,我觉得新出的黑胡椒比较好吃。”

“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这包泡面就送你了。”

叶修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太对,走为上策才是良计,舍泡面保香烟什么的,完全可以有。叶修完全相信再待一下,兜里迟早也会变成空落落的。

“老叶。这么急着走干嘛呀。”

这下叶修算是懂了,这几个人压根就没打算放自己走。一群人跟饿狼似得不怀好意地冲着自己笑,有些渗人。一种危机感从叶修的脚底直接蔓延到发丝,这种眼神叶修最熟悉不过。那根本就是想要夺食的眼神啊,跟动物世界里两只狮子为了一块肉对峙时一毛一样。

叶修下意识的紧了紧握着烟的手,警惕地抬头。

“交出来……”

叶修后退了一步

“一叶控制上半身,海无量看住下半身,夜雨看到机会乘机下手。”

“卧槽……有必要玩的这么大吗………啊啊啊啊啊”

几分钟后,一包还未拆封的香烟出现喻文州的手上。

“崽,爸爸对你很失望。”

叶修看着这群人,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痛心疾首。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没有抽一根,失策啊。

 “好了,大家收拾收拾准备吃夜宵吧。”

“嗷!”


评论(23)
热度(427)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