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叶话江湖 完

古风设定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江湖最是变幻无常的地方,一夕间之就能让一个门派崛起,一个门派陨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实力的强大是一回事,众人的支持则又是另一回事。

经过盟主选举这么一场闹剧,嘉世不经意间虏获了人心。

嘉世的名声又逐渐在江湖中传开,似乎有种要回复到之前鼎盛时候的状态。而烟雨和轮回则恰恰与之相反,公然违背民意,这门派的形象真真是大打折扣。轮回尚且还好,烟雨的可所谓是处处碰壁。

楚云秀当时的表现太过狂妄,太不得人心,搞得现在小门派们都对烟雨心存芥蒂,不想与之合作。不过在这种事情上,楚云秀到是没有多在乎,烟雨也不会在乎。堂堂烟雨岂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垮掉,人心的背后最重要的还是实力。

刘皓出风头,各大门派都不好说些什么。有些话一旦说出了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种关键时候,谁也不是傻子。

可平静两个字永远都不适合江湖,还没消停几天,马上又被炸开了锅。

叶修将于廿二十午时三刻在菜市口当众处斩!

这消息已经流传,还没等大家开始风言风语,霸图就出面坐实了这件事情。

一代战神竟被问斩!

整个江湖一片哗然,连街头巷尾的小老百姓都是震惊不解。

世人皆道,韩文清和叶修不愧是十年宿敌,抓着机会就大下杀手。只是盗件宝贝,凭叶修的声望,最多拘上几年也就罢了,哪会轮得到刽子手动刀这个地步。一时间韩文清的形象在不少人的眼中都不自觉的“高大”了几分。

宁抗圣旨,不违拳皇。

这句话伴随着叶修处斩的事件,也逐渐传入千家万户发扬光大。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这叶修都要死了,盟主之位总该让人了吧。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第二次选举大会在同一地点轰轰烈烈地又一次召开,依然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既然叶修的罪名已经坐实,原先那些反对选举的人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更有甚者,如楚云秀,估计觉得自己颜面无存,脸上无光,直接就没有参加此次的大会,烟雨楼直接派了个李华来应付了事。

这次的大会目的就很明确了,选盟主。

“鄙人首推嘉世掌门,刘皓刘掌门。”说话的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了眼拿不定主意的其他人,朝着刘皓的方向做了个揖,继续说道,“作为嘉世的掌门,我觉得他能担此大任。”

这话一说出口,有些想要毛遂自荐的人都不好再张嘴说些什么,嘉世近几日风光无限,不好与之争锋。不过经上次选举一事来看,若他担当大任倒也无不可。

一时间应声符合之人不在少数,刘皓面带微笑,向着众人拱手示意,表示感谢。

“哎,这我可就看不下去了。”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见对方并无阻拦之意,于是从座位上站起走到台中央说到

“不是我说什么,这刘皓当盟主我黄少天第一个不答应。事先说好啊,蓝溪阁可没有相当盟主的意思,这烂摊子谁爱要谁要去,但唯独这刘皓,不行。”

“黄副阁主,不知道刘某人哪里不小心得罪了您,对我有如此大的成见。要是真有什么我做的不周全的地方,在下这儿先向您陪个不是。”黄少天一出声,刘皓就不知道这事情要糟。谁不知道黄少天的这张嘴和他的剑术一样威力无边。

“不不不,你得罪的不是我。嘉世近些日子确实声势有所回转,但是在这江湖中最看重的就是实力。要是没有实力,你压得住谁。当然我不是说嘉世没有实力,只是这实力……不说也罢。大伙说说,万一到时候有个门派心生不满想要找事,那谁来压制。首先当然要嘉世来,也不是说其他门派不帮忙,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援军来了,这嘉世,也就难说喽。刘掌门,你看我这可是为了你好。”

“那兴欣不也实力不强,叶修还不是照样当了盟主。”

黄少天话音刚落,在座的就有人提出了疑义。

“兴欣的实力确实比不上我们蓝溪阁,但是叶修是谁,他们以为谁都是叶修吗。据我所知刘掌门的实力比起苏沐橙还要差上几分吧,这位兄台你这是在拆刘掌门的台啊。”

黄少天略带讽刺的看了眼说话的那人,看的那个人涨红了脸,半响没吭声。

“那黄副阁主认为谁最合适?”刘皓也不恼,他就不信就凭一个黄少天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可惜,这一个黄少天还真能折腾出朵花来。

“那还用说,当然是……轮回的周泽楷啦,大家说是吧。人家有颜有实力,性格好人品佳。虽然说人家不爱说话了一点点,但这都不是事,江波涛又不是吃白饭的。”

力争在角落做朵好蘑菇的周泽楷睁大了眼睛看着黄少天,他死活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举荐自己!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侬要组撒!

在这种时候,有一群好的盟友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幸运的是,周泽楷结交了一群“好盟友”

“既然少天都这么说了,周掌门若有此意,蓝溪阁一定支持。”在这件事情上,喻文州觉得自家的副阁主做的非常好。痛击情敌乃人生一大乐事也。

“微草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王杰希向井里的周泽楷扔了一块产自微草的石头以示支持。

“我觉得也可取。”肖时钦随后添了几块砖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意思意思支持一下。”双鬼表示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牺牲一个周泽楷,快乐分享你我他。何乐而不为。

“赞成。”李华莫名觉得大家似乎在幸灾乐祸。

不是周泽楷不说话,是还没等周泽楷说话,其他人就已经把话说完了,再加上今天自家的副掌门选择性耳聋加眼瞎。

周泽楷卒,死于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大伙一看,哎嘿,江湖中几大巨头都纷纷倒戈。在想想平时轮回的所作所为,似乎也没有什么令人诟病的地方,周泽楷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恩,不错不错,看起来比那个没落的嘉世要强。

所以说,墙头草风吹两边倒。花再多的心思拉拢,该倒时还是倒。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谁也没有给刘皓半分翻盘的机会,当然也没有给周泽楷推脱的机会,大家飞速的将盟主之位硬扣在了周泽楷的头上。

下一任盟主就不情不愿不清不楚地诞生了!

 

“恭喜恭喜啊,盟主以后记得关照蓝溪阁啊。”

“呵呵”

一众人络绎不绝的前来向周泽楷道贺,周泽楷木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说。

“掌门,不要闹脾气。”

摔!QAQ

 

 

谁曾想到,第二天的一大清早,刘皓就被抓了。

“不知我家掌门犯了什么错,要韩大人如此兴师动众地赶来抓人。”问的人是陈夜辉,能在韩文清的气场下能出质疑的,不管好人坏人,都敬你是条汉子。

“偷窃,栽赃,贿赂”

韩文清丢了几个字出来,招呼上人就转身离开。

“这……刘掌门又是偷了哪门子的宝贝,还栽赃,贿赂。”

“你傻啊,想想叶修的事情不就全明白了。”

“啧啧,不会吧。那叶修岂不是白死了。”

“谁知道是不是韩文清借机除掉心头刺的手段。”

 

“哟,大早上蛮热闹的,说什么呢。”

从门外传来一个熟悉又欠揍的声音,大家转身一看,果然,门口站着的是消失很久的传说中已经死了的前武林盟主——叶修。

“你总算是肯出来见人了啊。”

王杰希淡淡的瞟了一眼,像是闹脾气似的,撂下话,转身就走人。见到叶修没有表露言表的喜悦,多的倒是一丝丝幽幽的怨气。

叶修似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也不上去追,就静静地看着王杰希离去。

此举之下,王杰希的身影更加显得凄凉悲惨。

“前辈……”周泽楷趁着众人不注意,悄咪咪的站到了叶修的身边,可怜兮兮的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咪一样,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叶修。

“好久不见啊,小周。听说你当上盟主啦,恭喜恭喜。”叶修顺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就是这身高差使得这个动作有些不伦不类。

“叶修叶修叶修,这次总有时间跟我去蓝溪阁了吧。兴欣的事情有苏沐橙,盟主现在也给了周泽楷,来来来,跟我去蓝雨,让你领略一下不一样的风光。”

黄少天挤了好久才成功挤到了叶修的身边,顺便蹭走了挡视线的周泽楷。

“不去,我可是大忙人。”

叶修想也没想,果断拒绝。

“叶修,你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来蓝溪阁的嘛!你这个人怎么总爱出尔反尔,玩弄人家感情呢!我不管,这次你一定要随我去。你能有什么事情,九成九又是扯谎来骗我的。好歹我也是堂堂剑圣,这点东西还是看的出来的好吗!”

叶修看着黄少天满脸委屈的脸有些头疼,之前嘛,确实,偶尔骗骗他。可这次是真有事情,叶修有些无奈地看了眼置身事外的喻文州。

“少天,前辈可能真有事情呢。我相信等前辈忙玩了会兑现承诺的。”喻文州笑着把不开心的黄少天从叶修身边给拉了回来。

“对对对,等我忙完了会去蓝溪阁的。”明知道喻文州给自己挖了坑,但是现在情况下,叶修也只好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当真?”

“恩”

“老叶,我就信你这回。你要是骗我,不要怪我到时候杀去兴欣直接吧你绑出来。”黄少天认真的说到,然后就不高兴的大声说了一句,“看什么看,都给我散了。没见过啊!”

【围观群众:见过,但还真没见过这样的。】

 

 

没过几日,刘皓被抓这档子的事情又成为了热门。

不过这消息却是越传越离奇,越传越有可信度。

大家都知道,叶修乃是嘉世原来的掌门,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退出了嘉世,隐退一年后再创兴欣。

据知情人士透露,刘皓就是当时逼迫叶修退位的主谋,就来叶修当上盟主风光无限。反观嘉世却在刘皓的手中愈发的没落。于是刘皓祸心又起,趁着叶修有事进京之际,夜闯皇宫,盗宝。并故意留下破绽,将矛头指向了。叶修之所以这么快被抓,也是多亏了刘皓偷偷派人向霸图通风报信。之后二选盟主之事,其实也在刘皓的计划之中。

不过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在很长的时间里大家都再也没有见过刘皓这个人,也没有听过任何与他相关的消息。

 



小剧场:

 

“你还知道回来啊!”

“我家我还不能回来了?”

“听说你偷东西都偷到自己家里来了,怎么后悔当初没把照明用的夜明珠带走啊。”

“我现在都是用蜡烛的,夜明珠太奢侈了,用不起。”

“混账哥哥,你还有脸回来!都被人诬陷到家里来了!你这是混的有多烂啊!”

“这不是有你吗!”

“那倒也是,但,这是理由吗!你这次来了就不要走了,安稳的住下吧。”

“干嘛,和你共商国是啊。”

“养你!”

“哦。”

 

 

 

 

解密版: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叶修一早就发现有人在陷害自己但始终不能确定是谁。进京也确实是要进皇宫,毕竟某亲太上皇大寿,不去怎么也说不过去。那夜叶修不小心喝了就,于是就在自己的寝宫里睡下了。当夜,刘皓擅闯宫闱,偷了宝贝。这宝贝正好是叶修寝宫里放着的夜明珠。

改天大早,叶修就溜出皇宫了。

结果就在这一天放出皇榜授命韩文清抓人。

几天后各大门派接到选举大会的邀请函。

于是叶修让韩文清对外宣称自己被抓,实则暗自潜回兴欣围观。并嘱咐蓝雨、轮回、烟雨等各大帮派,一旦有人开始和稀泥,就顺着他的意思来,以礼相待。

第一次大会之后,刘皓让与自己有勾结的官员向霸图施压。韩文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叶修,叶修直接让他答应下来。然后让关系要好的各大门派在第二次大会时,随便推选个人出来当选盟主,只要不让有心人得逞就好。当然这样安排也不排除,叶修自己不想干的成分在。在这段时间里,叶修又偷偷潜入自己寝宫,收集证据。并将证据交给了韩文清。

 

关于一些小疑问

 

叶秋为什么会发皇榜抓捕叶修?

只是单纯的想让叶修回家,抓回来和自己走回来,不管哪个不都是回家。

 

为什么有人向霸图施压的时候叶秋不阻止?

天高皇帝远,底下的事情,上位者总不会太过于清楚。而且底下的人也不清楚叶修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家老大存的什么心思。

 

为什么韩文清不知道叶秋和叶修的关系,明明两个人长得一样?

面见皇上也是需要一定的品级才能见到的,韩文清虽然为天下第一捕快,但是级别还是不够,一般都是他的上司去上朝。

 

 

 思路不是特别明确,有什么疑问,欢迎私信或者评论

评论(10)
热度(137)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