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论与不同病友的相处方式

ooc

 @声烦 大大点的文,略改

老叶双重人格x神经病院

 之前的文戳这里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叶修,你有病。”

“那你有药吗。”

 

 

 

 

我有病?笑话!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叶修觉得那个人一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无论是谁这样冒冒失失的过来说你有病,一般会有两种解决方法。一、对方是在骂你,干净利索的骂回来。二、一笑而过,咱不和奇怪的人说话。

但是后来,叶修仔细反思了一下,又去医院核实了一下,发现,哦,原来真的有病。

医生说要叶修住院治疗,不然的话可能会影响正常生活。虽然这年头医生的质量越来越次,但人家毕竟是权威。听从医嘱,总错不到哪里去。于是,叶修瞒着家里的人,办了离职手续,一个人领着个箱子就入住了h市的第一人民医院。

 

叶修有病,解离性人格,俗称人格分裂。

 

 

当叶修提着行李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叶修觉得他想要check out。

自己难道订的不是单人大床房吗,为什么还有三个室友。一青年旅社还好意思收这么多钱,差评。

当然这种事情也只能在内心里吐吐槽,毕竟人家是医院,不退钱,不退房。

一眼看过去,三个病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表面上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愿实质上也不是那种半夜闹来闹去的病友,毕竟睡眠很重要。

 

 

偏执症

症状:始终认为他是自己对的人,只包容他一个人。

 


当黄少天看见叶修的第一眼的时候,空气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就是这个人,你等的就是这个人。

黄少天一直在等一个人,不知性别,不知年龄,他只是觉得,他在等,他要等。

皇天不负苦心人,总算是让他给等到了。于是当叶修刚安顿好他的行李,坐在床上休息的时候,黄少天就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凑过去找叶修搭话。

“嘿,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啊,既然住在一个房间里,那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关照你的。对了,忘了说我的名字了,我叫黄少天,就谁在你旁边的那张床上。对面那两个也是我们的病友,你简单的认识一下就可以了。哎哎哎,你这么不说话啊,不要害羞嘛。我们还要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呢。”

黄少天在说话的时候,叶修只觉得旁边仿佛有五千只鸭子一起来耳边乱叫,吵个不停,吵得自己更加地心烦意乱。

他是因为话太多才送进来的吧。

叶修看着旁边嘴巴一开一闭,一开一闭的人,更加确信了这个想法。

不过,有人说话总比安静地尴尬来的舒心。

 

可是没有人愿意一直住在养鸭场,除了饲主。叶修自认为自己不是黄少天的饲主,也不想当黄少天的饲主。但是叶修惊奇的发现,这个小朋友好像缠上自己了。

“你总是黏着我干嘛!”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叶修看了眼挂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每天跟只树袋熊似得,得空就往自己身上窜。叶修觉得自己的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一定的侵犯和摧残,但是犯罪嫌疑人好像非常的乐在其中。

“因为你是我的soulmate。”黄少天深深地看了眼叶修,要是眼中有星辰大海,他真希望叶修能够腻死在里面。

这话没法接。

叶修觉得黄少天可能不是神经病而是精神病,见面才多久,认识才多久,竟然说自己是他的soulmate。叶修一直觉得一见钟情这个烂俗的情节只会在脑残剧里出现,怎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更重要的是,自己看起来有这么饥不择食,有这么gaygay的感觉吗!

“我不是。”叶·冷漠·修推开了身上的黄少天,站了起来,笔直如松,“看清楚,我可是直的。”

天真,站的直就是直的吗。

自从这话说开了之后,黄少天整天没事做就冲叶修喊soulmate,叶修偶尔会反驳,大多数的

时候都是直接无视。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干嘛”

“soulmate、soulmate、soulmate、soulmate、soulmate”

“……”

 

 

黄少天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会死磕到底,不撞倒南墙不回头。虽然叶修比较排斥和他过多的太过亲密的接触,但,那可是黄少天啊。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放弃。

黄少天每天晚上都趁着叶修睡着的时候,偷偷摸摸地掀开被子爬上床,拥抱老叶入怀中。然后叶修每天早上面无表情地从黄少天的怀中醒来,有时候不凑巧,还能看到来查房的护士们对着自己愉♂悦地笑。

 

这天晚上,黄少天照常准时的在自己的床上睁开了眼睛,照常拧开了床头幽暗的台灯。下床,两步并作一步,悄悄地站在叶修的床边,微笑的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睡觉的人。熟练得掀开了被子,躺下,深吸一口气,啊,这熟悉的味道。

“少天~”

黄少天抱叶修的手还没有完全伸出,就被叶修一把拉住。吓的黄少天整个人一哆嗦,差点没从床上蹦下去。

“叶……修,你还没有睡啊。”黄少天磕磕绊绊地说着,试图想把手从叶修手中抽出来,遗憾的没有成功。

“少天这么热情的半夜爬床,我怎么好意思睡呢~”叶修顺着黄少天的手,缓缓地伸进宽大的衣袖里,一直摸到胳膊上。

借着走廊昏黄的灯光,和窗口撒进的月光

黄少天凭着自己5.`0的视力,恍惚中看见了叶修眼角微微上扬,跟把钩子似的,风情万种地看着自己。

这,真的是叶修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捏了一把自己。嘶,疼。

“你怎么突然捏自己!”叶修小声又急促的说了一声,心疼地摸了摸伤处,“要捏捏我,捏自己干嘛,小傻子。”

Oh,shit!

黄少天觉得这个叶修有毒,不过,他喜欢。这才是他soulmate的正确打开方式,果然是被这几天的痴情所打动了。

没错,一定是因为自己!

“叶修,你这是答应我了?同意我是你的soulmate了吗!是不是,我就说……”

然后黄少天就住嘴了,为什么?

因为叶修亲了一下,是的,叶!修!亲!了!一!下!

这感觉简直无法想象,直教人无法自拔,想要再来一口。

“小声点,还有人在睡觉呢。我们也睡觉吧。”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射到了叶修的脸上。叶修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于是对上了笑脸盈盈的黄少天。

“你怎么又在我床上!”

“叶修你变了,你变得和昨天晚上不一样了。你还记得你昨晚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过你要对我永远负责的,结果一觉睡醒你就翻脸不认人了。我不管,你要对我负责!人家的贞操都被你夺走了,你就要永远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黄少天,那一大清早演什么琼瑶剧呢!没吃药还是吃错药啦,快点从我床上滚下去。”

啪嗒

叶修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碎了。

混蛋叶修,夺我贞操,骗我感情,老子迟早有一天上了你!!!

 






孤僻症

症状:拒绝任何人,唯独拒绝不了他

 

在328病房里,有一个角落保持着绝对的安静,就好像是被设了结界,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

周泽楷是里面的人,而叶修便是那个在结界外张望的人。

刚来这个病房的时候,叶修就已经注意到了周泽楷。太过于安静,和黄少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也很帅气。在叶修的眼中,周泽楷最多是一个羞于和陌生人打交道的大男孩,但直到三天后,叶修觉得似乎不仅仅是羞于那么简单。

三天,七十二个小时,四百三十二分钟,他们两个没有产生任何交谈,连最普通的问好都不曾发生过。

这,不会是个哑巴吧。

“他呀,孤僻症,你不用理他,理我就好……”

哦,原来是孤僻症,难怪。叶修听后,又悄悄的看了一眼周泽楷,下意识地忽略在在自己旁边蹦跶的黄少天。

周泽楷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过头看了眼叶修,嘴角细微的往上扬了扬,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又低头自顾自的发呆。就像是被突然惊扰的小动物,紧张一下,见来人没有恶意便上前蹭了蹭又独自离开。

对于这种症状,叶修也没有强行的要求什么。自顾自安稳的生活,相处。毕竟周泽楷有自己的世界,那个只放的下他自己的世界。

也可能是太过新奇,或者是太过安静,叶修总是要不由自主的看看周泽楷还在不在。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周泽楷就在某天晚上无端的出现了叶修的梦里。

梦里的周泽楷和现实中的一样,还是那么孤陋寡言,一声不吭。但是梦里的叶修和现实中的自己则是截然相反。

叶修依稀记得梦中的自己一直想让周泽楷对自己笑来着,不是平时那种勾一勾嘴角,而是真正的笑,牵动面部24块肌肉的那种笑。

梦中周泽楷显得非常的为难,他似乎不太理解叶修在说些什么,或者说他不理解笑这个字的意思。表情又显得十分的困惑,像是在无声的控诉着叶修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梦中的叶修可没有平时那么好说话,想做什么就做,哪有什么为什么。管你是孤僻症还是狂暴症,老子就是想让你对我笑一下。

然后叶修就直接上手了,叶修愉悦的看到周泽楷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原先含蓄内敛的外壳在叶修的手中一丝一丝地裂开。

周泽楷的脸就在叶修的手下各种扭曲,百般蹂躏。逼得周·假哑巴·泽楷都说话了。

“我笑!”

周泽楷万分艰难地挤出了一个似哭非笑的弧度,感觉叶修要是再逼一下,眼泪都要给逼出来了。

“难看”

“……”

在未来的半个小时里,叶修成功的运用了某种方法,某个手段让周泽楷学会了对自己微笑。

 

叶修坐在床上飞速地回顾了一遍梦境里的事情,不得不说,梦中的自己果然是——干的漂亮。其实叶修从刚到这个病房起就想看周泽楷笑来着。

叶修随意的抓了抓头发,下床准备起洗漱,眼神又忍不住瞟了眼周泽楷。

好巧,周泽楷也在这时抬起了头看向了叶修。

叶修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视线刚想转移,就突然捕捉到周泽楷突然露出的笑容。不是平时勾勾嘴角的那种,而是上扬45°阳光又迷人的笑容。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这人今天受什么刺激了……

叶修甩了甩脑袋,又抓了抓头发,趿拉着拖鞋晃悠悠地进了洗手间。

 

为什么不理自己QAQ

不是说以后见到他都要微笑吗QAQ

不会是笑的又不合格吧QAQ好讨厌QAQ

我不是孤僻症嘛,为什么要迁就他TAT

周泽楷一脸扭曲的把被子扭成了麻花状,体内的洪荒之力都献给了与他朝夕相伴的被子。

 





被害妄想症

症状:即使你会害我,我也依然对你展开怀抱

 

“你好,我叫喻文州。”

“叶修”

 

喻文州估计是这个病房里最正常的人了,他不像黄少天那么聒噪,也不会如周泽楷般沉默。这个人很温和,不管是对待病友的还是对待日常来查房的医生护士,都十分的得体礼貌,只不过,这个人不爱其他人碰他。

叶修也是偶然发现这个情况的。

关注到这个点之后,叶修发现喻文州这个人确实很有礼貌,礼貌到疏离。即使是黄少天这样和他关系不错的人,他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相处的时间久了,叶修就开始怀疑喻文州进医院的原因。不会是什么家族陷害,然后才谎称有病强行送进医院的吧。福尔摩叶觉得这个判断有理有据,有一定的可靠性。

喻文州这个人又很奇怪,他不喜欢晚上睡觉,他喜欢白天睡觉。其他人问起,他就说怕黑。一个大男人怕黑,福尔摩叶觉得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叶修曾经尝试过在半夜下床去上厕所,结果看见喻文州坐在床上对着他笑的经历,简直不要太吓人。

 喻文州也觉得叶修是这个病房里最正常的人,言辞表达流畅又不累赘,没有过多特殊的行为。所以喻文州一直没有看破叶修到底得了什么病。

直到某次的偶然,喻文州才勘破其中的奥秘。

还是一个晚上,喻文州依旧睁着眼睛没有睡觉,在夜里睡觉,喻文州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那个晚上还是依旧的安静,可能是快到十五了,外面的月亮格外的皎洁,喻文州眯着眼睛沐浴着柔和的月光。

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传入喻文州的耳朵,睁开眼睛一看,果然又是黄少天。

这家伙每天晚上都爬床,也亏得叶修睡的死没有反应。

但接下来的剧情有些出乎喻文州的预料,他清楚的听到并且靠着依稀的月光目睹了叶修调戏黄少天的全过程。

这一夜不光是黄少天睡不着,喻文州也第一次没有强忍着睡意熬夜。

然而改天起床之后,叶修却又完全记不起昨晚发生的任何事情。

喻文州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在护士查房的时候悄悄的看了眼叶修的病历。

果然,不出所料。

但是喻文州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疏离叶修,相对地,叶修激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很好奇,很想再看一次。

可能是喻文州的意愿太强烈,还是巧合。没过多久,他又见识到了那个不一样的叶修。

 

不过这次换了对象,不是黄少天而是周泽楷。

喻文州就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周泽楷被逼着卖笑,不出手制止,也不吭声。因为他下意识地觉得周泽楷其实有点点乐在其中,毕竟作为一个孤僻症患者,周泽楷大概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毫无芥蒂地和人愉悦的交流过了。

折腾了很久,直到叶修的余光不小心瞟到看戏的喻文州才停止。

叶修直接从周泽楷的床上跨到了喻文州的床上,跪坐在喻文州的面前。

面对叶修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喻文州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其实他也很久没有和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来,只是与周泽楷不同的是,周泽楷是交流无能,而他不是怕受到伤害。

喻文州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脚就不受控制地懂了起来,想要下床逃走。结果被叶修一把抓住,没有成功。

“你就这么讨厌我?”

这语气这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喻文州做了多么丧心病狂,对不起叶修的事情。

“没有,只是,你能不能从我床上下来。”

喻文州眼睛死死盯着叶修,这个人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每一个感官都叫嚣,催促着喻文州逃走。

“既然你不讨厌我,为什么不能抱抱我。”叶修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喻文州后面半句再说什么,伸开双手就向着喻文州求抱抱。

抱这个动作,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很简单。但,对于喻文州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抱,就意味着喻文州把自己毫无防备的交给了另一个人。

万一这个人要是有什么不单纯的想法,要是这个人图谋不轨怎么办。

这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挑战,就是平时的触碰喻文州都要考虑再三,更何况是拥抱。

可是面对着伸开双臂的叶修,喻文州有些不忍心拒绝,身体驱赶着他逃跑,大脑却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接受吧,这个人没有坏意。

喻文州有些无助的看向了在一旁的周泽楷,然而周泽楷却用更加无助的眼神回报以他。

时间好像过了好久,叶修有些不耐烦。喻文州久久没有回应,导致他想自己主动去抱喻文州。

一滴冷汗从喻文州的额头上滑落,喻文州全身肌肉都在紧绷,硬得就像一块石头那般。

就在叶修即将要抱上来的那一刹那,喻文州主动抱了上去。

好难受,好想逃离。

喻文州整个人就这样僵硬地抱着叶修,直到叶修昏昏睡去。然后叫醒了黄少天,将叶修抱回了他自己的床位。

那天晚上是喻文州第一次安稳的睡去,僵硬到酸痛的肌肉不断的催促他进入梦乡,累的连做噩梦的力气都没有。

 

 


















小剧场

 

黄少天: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晚上叶修又改发病了是吧。咳咳,怎么说呢,虽然另一个叶修是比较热情不错,但是,我有点承受不来。

 

喻文州:我晚上想换个病房住,不然好累。

 

周泽楷:恩

 

叶修:哦,原来你们都这么排斥我

 

黄少天:叶修,叶修,叶修,你不要走听我说啊!不是讨厌啦!是爱是爱!卡机嘛,叶修!

 

喻文州:我什么都没说( ^_^ )


周泽楷:Σ( ° △ °|||)︴


评论(7)
热度(483)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