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叶话江湖 肆

江湖梗

欢乐向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江湖从来不会缺少话题,什么唐家大少爷又踢烂自己新做的镇宅之宝啦,双鬼被楚姑娘又骗去了大半家产啦,各种消息层出不穷,很快就把叶修这档子破事给扔到了历史的长河中。

似乎没有盟主也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嘛。

但是,总有人耐不住性子惦记着这个位子。

叶修被抓只不过三月,各大门派纷纷收到了一张邀请函。

什么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云云的,总之概括一下就是,是时候换盟主了。至于是谁发起的,说来好笑竟是一三流门派的掌门。这名号说出来,不开玩笑,还真是没几人知晓。

但即使是这等无名小辈,响应的人竟然也不再少数。看来武林盟主之位,毕竟是个香饽饽,诱惑力大的惊人啊。

 

这一天,天下英雄都聚集在杭州,希望能够见证新一任盟主的产生。

 

“是这么不长眼现在就急着换盟主,叶修这不是还没死嘛。”说话的是一女子,斜躺在椅子上,浑身上下都散发这三个字——不耐烦。

“不是”

“蓝溪阁没有这个意思。”

“雷霆没什么兴趣。”

“虚空只是来凑个热闹的,不要看我。”

楚云秀这话一出,紧接着各大门派名声在外的掌门竟然纷纷急着摆脱干系,其余一些小门派看的是瞠目结舌,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可是,林子大了总会有只出头鸟来闹一闹,要是没有这出头鸟,其他的鸟还怎么飞呢。

“楚楼主这话未免有失偏颇,叶盟主虽还在,但这行为作风实在是不敢苟同。作为一个武林的盟主,就应当为全武林树立起好的榜样,总不能被人笑话我们绿林之士都是些鸡鸣狗盗之徒,各位你们说是吧?”

从人群之中走出一个彪型大汉,腰侧挂着把几十斤中的大刀,满脸络腮胡,对楚云秀的态度十分的不屑,言语尚且得体,但是字字珠玑、咄咄逼人。

“哦,你说的对。但是我就是支持叶修,你想怎么样。还有,你谁啊?”楚云秀虽未女子,但是你也不看看是哪里来的女子。堂堂烟雨楼楼主还会被这几句场面话唬住?真是笑话。这些话,就是雷霆家的小姑娘也不会动摇几分。

楚云秀这话一出,引起了一阵骚动。有些个没忍住的人当场就笑了出来,其中笑的最响的就是蓝溪阁的黄少天。那彪形大汉脸色有些发红,握刀的手又是紧了几分。

“这位壮士切勿挂怀,我家阁主性子直,说话难免有些伤了和气。”李华见现场气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缓和一下气氛。放眼江湖,谁不知道烟雨楼的楚云秀是出了名的的吃软不吃硬,这汉子还非要言语相逼,分明就是来挑事的。

李华这话一出,那个汉子也不好不给面子,心里虽有些愤懑不平但也只能作罢。可话已经撂在这里,立场也已经表明。除了像轮回蓝溪阁这样的大门派还未表示,其余各派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仔细一算,支持重选的人竟也占了半数。现在大伙就翘首以待,看这些大门派们是怎么打算的了。

“大家不要看我,雷霆不算什么大门派,也就是一个打些刀剑卖的破铁匠。这重选盟主之事,还轮不到我这个铁匠来说话。我随意,反正到时候大伙记得光顾光顾雷霆的生意就好。”肖时钦言语间把雷霆撇的是干干净净,摆明了就是来看戏的,你们闹你们的,我卖我的刀剑。

李轩看了肖时钦一眼,不愧是心脏,话说的就是漂亮。现在的江湖,都以有一把雷霆的兵器为荣。还破铁匠,啧啧。

“虚空中立,其余请便。”吴羽策和李轩对视一眼,便迅速地决定了虚空的立场。

“微草只负责救人。”王杰希缓缓从门口走了进来,看了眼,就知道现在的状况,“当然,欢迎你们常来微草。”

七大门派,竟然有三个不想参与这件事情。不论出发点是怎么样,对一些想要竞争盟主之位的人来来说都是好的。一下子少了三个有利的竞争对手,怎么说也该好好乐呵乐呵。

兴欣作为叶修自己的门派,理所当然地被剥夺了发言权,不过看样子,苏沐橙也没有打算参与的样子。

眼下就看蓝溪阁和轮回这样选择了。

“我说你们一个个,平时和叶修关系这么好,结果到这个关键时刻还不如楚云秀一个女的。我告诉你,我们蓝溪阁可不会……”

黄少天还没有说完,被喻文州打了一下,强行闭嘴。

“蓝溪阁也中立”然后喻文州扭头柔柔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中立就不中立嘛,打我一下我就知道了,还要特地看我一眼。这么不相信我,真是的……”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后面嘟嘟囔囔的抱怨,也不敢大声说出来反驳。

“支持。”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轮回的掌门周泽楷,对,是周泽楷而不是江波涛。按理来说,周泽楷虽为掌门,但门派一切大小事务的交代都由江波涛代劳。原因嘛,大家也都是知道的。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要抢着说话,真是奇也怪哉。

江波涛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默默的把视线放到别处,不和他对视。

不过周泽楷这话一出,现场又变的闹哄哄一片。有一个轮回支持着,也足够改变现在的局面。虽说现在是各大门派分管各地互不相干,但周泽楷个人实力太强,轮回隐隐约约有种要反超各大门派的趋势。要是叶修不出这档子破事,大伙揣测着下届盟主有八成非周泽楷莫属。结果现在,最有机会竞争的人居然支持叶修。

楚云秀看似无意的瞟了眼周泽楷,周泽楷红着脸往旁边躲了躲。也不好在说什么,便把目光又转了回来。啧,所以说轮回的掌门才是要闷声做大事的人。

现在就局面就很尴尬了,小门派们吵着要重新选,可烟雨和轮回偏偏又要唱反调。要单是这两个门派,大伙还想着可以争一争。可实在是放心不下蓝溪阁、雷霆、虚空、微草这四个明面上说中立的门派。别的不说,就光蓝溪阁和雷霆的掌门就让人没有安全感。四大心脏,来了两个。谁知道会不会在背后放冷箭,暗算自己。微草的王杰希也不是个省事的主,万一到时候打起来,人家一句不救,那死的可是自己的兄弟啊。至于虚空,尚且还能信上几分。

这种时候呢,需要一个能够推动会议进程的人出现。但是一眼看过去全是看戏的,谁也不打算趟这趟浑水。

 

“咳咳咳,给我可否听在下一言。”

说话的是嘉世现任掌门刘皓,嘉世现在虽然落没了,但是好歹也是个存在了一百多年的名门,说话还有点分量的。

大伙见有人出来,也不吭声,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这盟主是要选的。”刘皓说的时候特地顿了一下,看了眼众人的脸色,然后又继续说道,“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刘掌门,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你也是支持叶修呗”

“是啊,说话何必这么弯弯绕绕,要支持直说。”

“谁不知道叶修出身嘉世,你这是明里暗里护着自己人呐。”

刘皓这话刚说完一句,就有人忍不住吵吵起来,连带着几个耐不住性子的也跟着嚷了起来。

“各位!各位!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们先听我把话说完。”刘皓也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神色不变,加大了声音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我不是护着叶修,现在确实不是重新选盟主的时候。且不说有烟雨和轮回两大门派的反对,就是叶修本身这件事情也存在着许多的一点。大家伙试想,叶修作为堂堂武林盟主,何必大半夜的冒险去闯大内禁地。你们都知道叶修一向不在乎外在,是金钱如粪土,怎会走出这档子事情。我觉得肯定是有人陷害叶修,霸图现在也只是抓了人,这不是还没有定罪嘛。等到时候定了罪再选也不迟,烟雨和轮回也不会唱反调,你们说是吧。”

刘皓一串话说的原本愤愤不平的一群人哑口无言。

对啊,反正都是要选,又不急于一时。到时候叶修真定了罪,轮回和烟雨肯定也不好在说什么。万一要是叶修无罪被放了出来,现在又搞出个新盟主,那不是成心和叶修过不去嘛。

“成,我听刘掌门的。是在下想的不周全。”原先那个和楚云秀呛声的壮汉也是个明白人,直截了当的赔了个不是。

其余人见他这样,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不知烟雨和轮回怎么看?”刘皓见平了这些人的火气,转头问想坐着的楚云秀和周泽楷。

“叶修要是真这么不要脸去偷东西,那我也不好在说什么。我楚云秀也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楚云秀掸了掸衣服站了起来,认真的看了眼刘皓,扭头招呼李华便走了。

“可以。”周泽楷也认同了刘皓的观点,自己也不好过多的胡搅蛮缠。

“那其余各位呢?”刘皓又问了一直在看戏的其他几个人。

“微草一直没有什么意见。”

“虚空只是看看,你们开心就好。”

“刘掌门这话说的十分在理,在下又有什么能够反驳的呢。”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笑了笑,“既然没事,那我们也先告辞了。小戴,不要睡,走了”

肖时钦推了推身边倚着椅子睡的小姑娘,小姑娘不满的嘟了嘟嘴,也就跟着走了。

“蓝溪阁没意见没意见,你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蓝溪阁还能有什么意见。反正蓝溪阁也没有什么相当盟主的企图,下次选盟主的时候就不要再通知我们了,也怪累的。毕竟蓝溪阁还有一大推事情等着做,还有一群人等着吃饭,阁主你说是吧。”黄少天没等喻文州说话,就这个儿吧嗒吧嗒的说了起来。

“这可不行,缺了蓝溪阁,这会也开不起来。”刘皓笑盈盈的捡了几句话回了黄少天。

“少天也就只是说说,刘掌门不要见怪。既然事情都这么决定了,那我们也不好多逗留什么了。毕竟蓝溪阁确实事务繁忙,就不陪各位。”

喻文州向众人作了个揖,便也离去。

 

几大门派都走了,这选举大会自然而然的也就散了。嘉世作为当地的门派,理应尽一尽地主之谊,请了还未走的人在天香阁吃了一顿。

至于兴欣,苏沐橙说了,兴欣穷实在是没钱,嘉世请了就算是连兴欣的份一起了。

 

TBC

 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上海了~

评论
热度(113)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