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 全职/all叶】叶话江湖 叁

江湖梗

欢乐向

 蓝雨、轮回二人组登场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报!”

“什么事?”张佳乐还没说完就被急匆匆赶来的杂役给打断,眉眼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蓝雨的人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黑一蓝两个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人还没有看清楚声音却早已迫不及待地传了进来,果真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我说霸图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破规矩了,本剑圣只是来找你们家张佳乐叙叙旧都推三阻四,还要被拦在外面等候通讯。你问问,我和张佳乐是那种需要互相通知的人么,哪次不是随随便便就闯进卧室把酒言欢来着。诶,张佳乐原来你在这啊。刚好说到你呢,是霸图的人不行,还是你不行。来这么久了还一点威望都没有,本剑圣刷脸都没用,混不下去不如跟我回蓝溪阁混呗。”从看见黄少天的身影起到他走近,这张嘴就没有听过,似乎连气也没见怎么换过。莫非,练剑术的人肺活量都特别好?

“哎呀,老叶也在这啊,这可就巧了。听说你被通缉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刚看见叶修,黄少天就忍不住幸灾乐祸了起来。

“黄少天,你闭嘴!不是派人和你说过了么,要避嫌要避嫌!要是老韩待会训我,有你好看的。”张佳乐见蓝溪阁二人找上门来心中也十分讶异,自己可是和韩文清打过保票,案子结束前不招惹黄少天的。结果这倒好,我不犯人,人却犯我。

“容我更正一下,霸图一向就有这么多的规矩。之前黄副阁主来的时候都走得是非同寻常之路,大概是没有见识过。”张新杰一本正经地回答黄少天随口提出来的疑问。

“……”

这个时候不说话最好。

“烦烦和文州来了,怎么也犯事了?”叶修软绵绵的向后摊靠在椅背上,微微斜过头朝蓝溪阁二人组的方向看去。

“去去去去,叶不修你以为谁都是你啊,来个京城都能顺便被全国通缉。起来起来起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霸图不会对你用私刑了吧。来来来撩起衣服让我给你检查检查。”黄少天说着就准备对叶修上下其手。

“老韩,有人当着你的面骚扰良民,还有没有王法了。”面对黄少天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叶修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张嘴就叫这里管事的。

果然有效。

“不知前辈在这里有何贵干?”喻文州对叶修浅浅一笑,自有一种温文儒雅的滋味。

“还能干嘛,请哥来喝茶呗。”

喻文州是个大心脏,这是叶修初次见他便有的领悟。对这种人,就得说半句藏半句,谁知道他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

“蓝溪阁刚收了些雨前龙井,前辈要是有兴趣可以来尝尝。”喻文州似是没有听出来叶修话里的含义,顺着话就说了下去。

“文州忘了兴欣在哪了?喝龙井何须趟远上蓝溪阁?”叶修见喻文州没有点破,自己也不戳破。人家愿意打哑谜,自己就跟着打呗。

“茶有什么好喝的,来蓝雨,本剑圣保你吃食一个月不带重样的。”有人愿意打哑谜,不代表所有人都愿意去听,黄少天就是那个不愿意的其中之一。

“前辈在京城住哪?要不一起走?”喻文州眉眼弯弯的看着叶修。

“你们怎么刚到就要走。”

“这不是你说的不能见面不能见面的,我这不是刚好顺你的意思。本来还想偷偷进来找你带路找吃的,没想到你们霸图今天在开集体大会,那就算了呗。不然,你愿意,一起走?”张佳乐一问,用不着喻文州回答,黄少天就巴拉巴拉地抱怨了起来。

“老韩问你呢。”叶修巧妙地把话题转移到了韩文清的身上。

“走,有空再来找你。”蓝雨二人组的出现显然打乱了韩文清的计划,现在这样把叶修押在霸图难免起冲突。反正叶修这几天也离不开京城,只要人在京城,那在不在霸图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行,走吧。烦烦不要吃了,哥带你去吃新鲜的。”

“没看出来啊,老叶。突然这么有义气。”黄少天扔下手里的糕点就叶修的身边凑去。

“那必须的,我请客你付钱。”

“我就知道你没按什么好心,老叶你太浪费我的感情了。话说去哪好吃的,前门还是哪?京城没来过几次一点也不熟。话说叶修,我记得你是京城的人吧,那你还让我付钱你要脸吗你,地主之谊懂不懂啊你,不行了我的心好痛……”

伴随着某人不绝如缕的声音,三个人渐行渐远消失在霸图四个人的视线里。

 

“就这么让他走了?”一直默不作声地林敬言此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留在霸图反而不好,叶修这一留,天下人的眼免不了都集中在霸图的身上。现在京城里又乱,微草、蓝溪阁、轮回还没有明确态度,不易轻举妄动。”张新杰一条一条地分析着利弊。

“刚才叶修说兴欣没背叛对吧。”

“恩。”

“我说叶修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我怎么什么都没有听到。”

“今天就这样,散了。”

“诶诶诶,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的!”

“没事,我们边走边说。”

…………

“老林没看出来,你心也不干净。喝个茶而已就听出这么多名堂,啧啧。”

“比不上他们。”

 

 

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叶修被捕霸图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大街小巷,街头巷尾都在称赞霸图办事效率高,韩文清不愧是天下第一捕快。

“真?”

“假。”

“人?”

“估计在哪里吃吃睡睡,避暑乘凉吧。”

天香楼,京城最有名也是最昂贵的酒楼。进出此楼者,若非皇亲贵族、富贾大商,则必是世家大族、绿林高手。但无论是哪种人都无法登上天香楼的顶楼,就算是皇帝老子来那也只能曲裾楼下,顶楼最好的风光最好的装饰,只属于这座楼的主人——周泽楷。

“掌门,前辈大概是脱身了。”江波涛照常跟周泽楷叙述了一遍江湖的情况,尤其是叶修的情况。

“恩。”周泽楷垂着眼睑,闷闷不乐地用筷子捣着碗里的米饭。

叶修脱身自己是开心的,但是……千里迢迢赶到京城连叶修的衣角都没有见到,心塞。

看见自家掌门这幅光景,江波涛也不知道说什么。谁会相信堂堂英俊帅气的武林第一美男子,竟然坐在自家的酒楼里跟个小媳妇似的生闷气呢。

“江……想见。”周泽楷抬起头眼睛亮闪闪得盯着江波涛,十分想要得到自家下属的同意。江波涛之于周泽楷,比起上下级关系更多的是朋友、知己。

“不太好吧。”江波涛从周泽楷的眼睛里明显看到了期待这两个黑体加粗的大字,但还是温声拒绝。作为一个帮派的掌门,谁也不能容许他任性胡来。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周泽楷,生无可恋简直是再恰当不过了。

“而且现在前辈好像和蓝雨的人在一起,我们也不要贸然行动。”江波涛好心地又提醒了一遍。

“……讨厌……蓝雨。”周泽楷整张脸都贴在了饭桌上,委屈的要死,好想找人打架。荒火碎霜也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跃跃欲试的抖动了起来。

然后就被天链打了一下,安稳了。

“小江QAQ”

“吃饭。”

今天的周泽楷在江波涛的看管下依旧没有见到叶修。

TBC




 然后哦

 我的存稿发完了

评论(8)
热度(117)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