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叶话江湖 贰

江湖梗

欢乐向

欢迎捉虫,阅读愉快








但凡熟识叶修的人心里都明白,就叶修这种对麻烦避之不及的性子怎么可能特地夜闯重重宫禁,去偷什么宝贝。

叶修想要的东西还用得着去偷?排着队都有人送去。例如某某,某某某等数不胜数的某。

这件事摆明了就有猫腻。

可话虽这么说,作为武林盟主,叶修可谓是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不要说熟识,连认识的他的人都不多。

三人成虎,话说多了也就成了真的。叶修本人对此事并不怎么在意,但其他人却是十分上心,这事终归对名声不好。难免有人借题发挥,居心不良。

奇怪的是,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但叶修自己的帮会——兴欣却和微草一样毫无动静,甚至比微草还沉得住气。

难不成叶修真的众叛亲离了,大家都在暗地里揣测着。

 

兴欣真是一个有担当有上限正义感爆棚的帮派,说这话的人都是要被拖出去乱棍打死的。

兴欣的下限就和叶不修的脸一样,说没就没。

方锐,魏琛,叶修,江湖三大下限王坐镇兴欣。兴欣能混到今天还得多谢各位江湖同仁的不杀之恩。

叶修这事吧,兴欣不是第一个知道,那也算是第二个知晓的。在社会舆论下,装聋作哑到今天也是不容易的。

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副掌门苏沐橙就召开了全体大会。副掌门说了,兴欣不干预此事。掌门的所有行为仅代表他个人,不能牵连整个门派。我们只要嗑瓜子看热闹就好,我们要相信他。

这个会议赢得了热烈的掌声,让我们暂时忘掉兴欣还有掌门这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现在的京城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网的中心就是纵观大局、运筹帷幄的霸图,静静地等待叶修这只迷路的小虫子上钩。

然而

王杰希看着这个蹭吃蹭喝,观鱼赏花斗蛐蛐的主有点头疼。他是不介意叶修一辈子都呆在微草堂的,可是有人不愿意啊。他还真当微草是世外桃源,霸图的人找不到啊。现在王杰希一闭上眼就是昨晚傍晚,韩文清来盘问的钱袋脸,差点没一不小心全招出来。

“我说叶修,你就不去澄清一下。”王杰希推了推躺在摇椅上打瞌睡的人。

“急什么,他们自己不会来找我啊。”叶修不满的嘟囔了一声,翻了翻身背对着王杰希。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王杰希无奈的拿了条薄毯给叶修披上,然后施施然离去。

巧的是,还真被叶修给说中,当天晚上霸图的人就找上了门来。

“叶修~”

小辫子一闪而过,瞬间把刚进门的叶修扑到在床上,然后就立刻被踹回了地上。

“晚上来干嘛。”叶修坐了起来,理了理被某人弄乱的衣服问

“当然是来抓你的啦。”张佳乐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客气的拿了个点心坐了下来,“你不会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这吧。”

“可惜你们没这么蠢。”叶修对于张佳乐的到来一点也不慌张,都是老朋友,各自的脾气各自都明白。

“跟我回去?不然等明天换了张新杰或是韩文清来就没这么舒服了。”张佳乐言语间似乎很为叶修考虑。

“明天我自己去,大晚上的去你们霸图,难不成给我睡牢房啊。”张佳乐的好意,叶修自己也明白。不论是换做张新杰还是韩文清,都不会这么和他和和气气地说话。

“跟我睡呗,又不是没睡过。”

那时候叶修也还在嘉世,张佳乐也依然是百花的掌门。两个门派都刚刚起步,也没有多余的空房,两个人相来往的时候少不了蹭个床睡一睡,闹一闹,滚一滚。

“别,我怕清白不保。”

“滚滚滚,都已经睡过了,还装什么清纯。”

“我这叫及时悔改,为时未晚。”

“叶修,你无情,你无义!”

“我还无理取闹,乐乐乖,慢走不送。”

“再见!”

哄走了张佳乐,叶修慢悠悠地把窗给关上,熄灯,上床睡觉。

 

“消息都放出去了?”

“放出去了,昨儿韩文清亲自去了趟微草,结果王杰希愣是给瞒了下来。”

“呵,没看出来王杰希这么仗义。”

“不过韩文清是什么人,晚上张佳乐就找上叶修了。”

“霸图还真是我的好伙伴。”

 

 

花红柳绿,燕舞莺歌,啊,又是一年春好处。

然而这只局限于霸图之外

至于霸图里面吗~少年人我劝你不要轻易尝试。

“叶修怎么还没有来。”

韩文清整个人都是黑气缠绕,跟黑山老妖似的。

也不怪韩文清生气,任谁傻不拉几地坐着等了一天都会生气。

自从张佳乐昨晚回复说叶修今天自己会来自首之后,霸图四大天王一大清早就在大厅内等候,这不现在天都快黑了。

“不要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他只说了今天来,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张佳乐一脸无辜地解释着,讲道理,自己也不是傻不拉几的跟着他们坐了一天。本来还想找黄少天玩的。

“确实,只要不超过子时,那么便都算今天。”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慢悠悠地开口。

“哟,都等着呢。”

说人人到,叶修一点也没有作为一个罪犯的自觉,大摇大摆地从正门正中央,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

“叶修!”韩文清一看见叶修这幅没骨头的样子,身体里的火气就更盛了。

“老韩,好久不见脸更黑了。”叶修丝毫没有被韩文清的脸色所影响,依旧一如往昔地调侃着。

“前辈。”林敬言好心提醒了一句,说真的,他怕打起来伤到自己。

“老林啊。前段日子方锐还跟我提过你呢。”叶修完全不接受林敬言的好心,照样活出自己,活出精彩。

“哦,方锐也跟我提起过前辈。”

“前辈,想必知道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吧。”张新杰开口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我怎么知道,不是你们叫我来我就来了嘛。”

要说武林中装傻谁最好,请往杭州兴欣找。

“叶修,宫里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和装傻的人说话,还是直来直去的韩文清比较适合。

“我说不是,你们信吗?”

“前辈说的,我们当然信。”

“信。”

“我说你们有没有点认真办案的态度,要秉持着怀疑的精神,怎么能对一个罪犯言听计从的。”叶修笑呵呵的装傻

“所以前辈偷的?”林敬言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啦,我可是良民好吗。这案子明摆着就是有人算好了时间等着我掉进去。”叶修看着霸图的四个人啧啧啧的摇头。

“谁?”韩文清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不知。”叶修一副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什么都不说的表情。

“叶不修……我说你……”

“报!”

“什么事?”张佳乐还没说完就被急匆匆赶来的杂役给打断,眉眼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蓝雨的人来了。”




TBC

评论(2)
热度(113)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