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叶】叶话江湖

古风,江湖设定

欢乐向

很久之前码的,拿出来混更

回家之后文档都不想打开

孩子码字码不了,怎么办?

多半是废了

 之前的文戳这里










“叶修,京城人氏,昨夜潜入皇宫窃重宝私逃,此人穷凶极恶、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今特颁此榜公告天下,如有目击且上报者,赏银二百两。如有擒获者,赏银一千两……”

 

皇榜一出,上至庙堂下到江湖皆议论纷纷,茶余饭后都津津乐道这件趣闻。

 

“这个叶修是什么来头,胆子也忒大了。”

“据说是个绿林高手,咱小老百姓哪晓得这么多。”

“欸,听说这次派了韩大人来查此事。”

“你是说韩文清韩大人?”

“不然还有哪个韩大人。”

“天下第一捕快,看来不足半月这案也就要破了。

“是啊,看来…………”

 

闲聊的两人自说自得,却不知这无意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入了邻桌人的耳。且说邻桌的两人,听了话也不搭腔,眉眼不动声色地微微蹙起,手下依旧照常夹菜喝酒,两个人也不交谈自顾自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街边叫卖的小贩。酒足饭饱后变叫来小二结了账,出门去了。

前脚刚一出门,这黑衫男子便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半点桌上沉稳的痕迹也没有。

“阁主,你刚才为什么示意我不要说话,不就是几个寻常百姓罢了,还怕他们听去不成?我试探过了,两人都无一丝内力,我说你也忒小心了吧。”黑衫男子言辞中有着一丝埋怨,语气却怀着几分敬重,到是其中的疑惑显得更多。

“诚然两人并无内力,但没有内力便听不到了吗?我听说韩文清手下有一群身怀绝技却有毫无内力的奇才,在加上方才瞧见袖口里子纹的金钱豹,想来也便是了。”蓝杉男子摇着把折扇,不紧不慢条理清晰地帮身旁之人一一解惑,“看来咱们刚入京便被霸图给盯上了。”

“蓝溪阁为江湖门派,从不插手朝堂之上。韩文清现在是几个意思,难道就不许蓝溪阁的人进京不成,简直是欺人太甚。霸图什么时候住海边了,管这么宽。”黑衫男子听罢十分的愤慨,不满的说道。

“估摸着和咱们的盟主有关吧,反正蓝溪阁也势必要插一脚,跟着就跟着吧。难得来一次京城,少天有什么想吃的吗?”蓝杉男子握折扇的手微微收紧,脸上依旧春风和煦。

“这个叶不修!下次遇见,定要和他打个三天三夜。我早就听说全保德的烤鸭不错,走走走,尝尝去。”黑衫男子见自家阁主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便也就不恼了。除了嘴上照例埋怨几句,这心早就飞向烤鸭的怀抱,“这次可要阁主付钱,小的我可穷的很。”

“行吧。”

一黑一蓝,一个张扬一个含蓄,一个英气逼人一个温润如玉,即使在嘈杂的街头巷尾也不容忽视。很快这两人的身影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厅堂之上,挂着严于律己的匾额,匾额之下端坐着比严于律己还要威严的韩文清。世人皆说,韩文清的脸和包拯包公比起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凡自家孩子调皮捣蛋的,一句韩文清来了便立刻治的服服帖帖,效果之好,立竿见影,谁用谁知道。

“大人,果然不出所料。蓝溪阁来了两个人于辰时入京,轮回的正副帮主是未时到的,微草堂暂时没有什么动静,听说王杰希最近闭关了,大概还未知晓此事。”

说话之人正是霸图的二把手,张新杰。此人为人严谨,善于心计,有着一手好医术,丝毫不比微草堂的差上几分。然医者可救人亦可杀人,相比起微草堂的悬壶济世,张新杰杀人显得更为顺手,丝毫没有所谓的医者父母心。

“恩,有什么异常再和我说吧。”韩文清静静的听完张新杰的汇报,蓝溪阁轮回会来人,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么说黄少天现下是在京城。”一个声音插入了韩文清和张新杰的对话。

张新杰皱了皱眉头,语气严肃的说到,“前辈请自重。”

“知道啦,知道啦。等这个案子结了,我再去找他叙旧。”那人丝毫不顾及堂上的两人,自顾自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把瓜子就嗑了起来。

“张佳乐,大堂之内不许进食。”

被韩文清训斥的那位嗑瓜子者,便是霸图暗部的掌管人——张佳乐。

霸图一向规矩多要求严格,偏生掌权的二位更是一丝不苟的人。对于张佳乐来说,这是个挑战。之前在百花闲散惯了,一时间真真的适应不了霸图的条条框框。

“他不是还在适应期嘛,大人就不要计较了。”

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温和的青衫男子,不动声色地帮张佳乐找着理由。

“对啊,失误失误。”张佳乐还没蠢到连眼色都不会看,顺着梯子就爬了下来,“老林,走走走我们出去吃饭去。”

林敬言略表歉意地冲韩文清一笑,也跟着张佳乐走了出去。

林敬言和张佳乐一样,也同样刚来霸图不久。人生地不熟的,两个人便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交情不错的朋友。别看林敬言永远笑着一张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在霸图除去韩文清,他可算是最暴力的输出者。就冲着这无辜的脸和暴力的手段,愣是接管了霸图最暴力的机构刑部。所以说,看起来最温柔的人可能是最可怕的人。

 

京城表面上依旧繁华,平静,但暗地里早已风起云涌。

这一切似乎和微草堂没有任何瓜葛。

微草堂,一个任何人都不想得罪的地方。微草堂的医术在江湖中首屈一指,尤其是堂主王杰希更称得上是妙手回春,华佗在世。人嘛,谁没有个生老病死,再傻也不会得罪可能会救自己命的人。

但也不是谁的命都给救,谁的病都能治。对微草堂来说,合眼缘很重要,看不顺眼的,麻烦您出门右拐好走不送。技术好就是这么任性。

要说这么有骨气的地方,应该也要找个有气质有情调的地方安居。

然而,微草堂却设在最嘈杂人最多的菜市口附近。

这难道就是古人所说的大隐隐于市?

这几天微草堂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不巧,正是这几天名扬天下的盗宝者——叶修。连在闭关的王杰希都被这位不速之客给揪了出来。

“你来我这干嘛,我这里可不窝藏朝廷的重犯。”王杰希用他独有的大小眼打量着这位不把自己当外人吃着糕点喝着茶的大爷。

“大眼你不要这样看我,怪吓人的。”和王杰希的医术一样出名的就是王杰希那双与众不同的大小眼,大小眼一出,谁与争锋。

“说清楚我什么也不知道,一觉睡醒便成了逃犯。”叶修不咸不淡地说着,仿佛醉里说的事情与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所以?”王杰希不相信叶修来微草堂只是为了来聊天倒苦水的。

“所以……大眼收留我几天呗。”

果然,动机不纯。

“为什么是微草,我记得你和黄少天关系不错,怎不去蓝溪阁。”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坐没坐相,窝在椅子里的人。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不刚巧在京城嘛,蓝溪阁太远了。”叶修两个手指头揑着一小块糕点扔进嘴里。

其实后半句才是重点吧,还是因为懒。王杰希认识叶修这么多年早已经摸透了叶修的习性,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说白了就是懒人一个。

王杰希没有理由拒绝,也由不得他拒绝。不管他答应不答应,这位大爷还是会凭着自己的心意,心安理得的住下来。

TBC

评论(3)
热度(221)
  1. 筱霂付东流 转载了此文字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