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肖叶】不敢高声语,恐惊心上人

混更

肖时钦生贺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叶修  的番外

不知羞耻的占个tag

本来不想放的,但……小伙伴说要壮大肖叶

朋友,听说过肖叶吗?








丙申年五月十六日,叶修亲征的第34天。

都城依旧繁荣,前线的炮火并没有影响到帝都人民的心情,所有的人事都一如往昔。

 

 

三个月前,北方边境叛乱。罪臣刘皓逃匿至陵城,并纠集陵城都督陈夜辉举兵造反。次日子时,与陵城相近的安洋城都督告急。三日,安洋城被破,都督被杀。以安洋城为开端,刘皓为首的逆贼如有神助,于四日和五日连破三城。北边大块疆域,落入刘皓之手。

北方告急!

而此时朝堂之内武将人才短缺,拳皇韩文清于四月前被派出海,未归。兵部尚书孙哲平伤势未好,卧于病榻。周泽楷、黄少天,可用。然,两人皆出身南方,不熟北方地形、风土人情,待定。养兵千日,到头来却拿捏不出一人。

国师王杰希夜观天象,提议叶修御驾亲征。太师喻文州附议,张新杰附议,张佳乐从西南边境送回信件,抵制御驾亲征,驳回。黄少天不语,周泽楷沉默。

丙申年四月十日,叶修决定御驾亲征。周泽楷、黄少天跟其左右,整顿粮草兵马,即日出发。

丙申年四月十一日,朝堂众臣于西直门跪送叶修,所有朝政暂交太师喻文州,玉玺由肖时钦掌管。

 

丙申年五月十七日,叶修亲征第35天。

肖时钦从皇宫搬回了故宅——肖府

“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时钦临走前,喻文州捎人给肖时钦带了句话。

“皇宫本来就无趣,现在他不在,还不如回自家府邸自在。”

肖时钦让来人这样回复给喻文州,然后自己就骑马出了皇宫。

 

“先生,为何不留住皇上?”

戴妍琦有点不太懂,自从叶修走后肖时钦便一直闷闷不乐。现在回了肖府,更是和之前一样一到晚上就在摘星楼上看星星。

“他自己本来也想去,我留他做什么。叶修,本来就是一个适合在战场上肆意拼杀的人。”

要是不想去,自然没人逼得了他。喻文州、王杰希只不过是看破了他的心思,自己拦他作甚。肖时钦想起叶修,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神情都柔和了许多。

“哎,先生就是太体谅皇上啦。要是我肯定死缠烂打,不让我心爱的人陷入危险之中。”戴妍琦表示不太懂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

“叶修可是战神,比起朝堂,他更向往的是战场。”

“噫,不懂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好烦哦!”戴妍琦不由得加大音量。

“小声点。”

“怎么了?”戴妍琦被肖时钦没头没脑的一句呵斥有点弄懵。

“不要打扰到他,行军辛苦,让他好好休息。”

肖时钦看着自家楼上的紫微星,自从十年前这颗星星安居在自家楼上,他就再也没有爬墙溜到别处,欣慰。

“哦。”

 

丙申年六月十五日,北方边境传来捷报,举国同庆。

丙申年七月二十八日,叶修率大军凯旋而归,重镇战神威名。

当夜,皇宫举行庆功大典。然而

“皇上呢!皇上怎么还没有来?”

从西南边境急匆匆赶回来的张佳乐随手抓了个黄少天问道

“皇上,皇上,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回来的半路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先走一步,结果到现在都没见到人。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黄少天抓着张佳乐吼了回去。

“在哪?”

“你说呢。”

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苦涩的相视一笑。

 

肖府——摘星楼

紫微星依旧高挂于楼顶,异常闪烁。

更深露重,戴妍琦即将又要发家致富,普度众生。

财富排行榜上,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此处省略一万字)

 


评论(10)
热度(134)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