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微all叶/肖叶】危楼高百尺,手可摘叶修

150粉 @与君共醉 小宝贝点的肖叶

自己想的梗

脑洞很大很大

 新文风

也算是给叶神的生贺吧(并不想多写了 ︿( ̄︶ ̄)︿)

是在all叶的背景下写的

所以厚颜无耻的打上all叶 tag

 冷cp估计没人看吧

 

作为荣耀帝国最好的机械师,肖时钦最近迷上了星象之学,一到晚上就搭着梯子爬上自家的屋顶数星星。作为一个用于学习并乐于探讨的人,肖时钦隔三差五地去拜会国师王杰希,不分昼夜促膝长谈。时间一长,这风言风语便在市井中流传开来,大致就是肖时钦和王杰希有一腿,肖时钦和王杰希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等等等等。某个邪教一夜之间兴起,某个写肖王本的同人作者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成功迎娶高富帅。

肖时钦对此十分不屑一顾,但也没有多加解释。人嘛,总是要留点幻想的。等到他们有朝一日见到国师,自然而然也就懂了。

这天晚上,肖时钦照旧搭着梯子爬上了自家的屋顶,突然发现夜空中竟有一颗星星异常明亮,更令肖时钦诧异的是,这个星星似乎就处在自家屋顶的斜上方。

这是一颗前所未有的星星,不知姓名,没有来历,任何书上都找不到与之相关的解说,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肖时钦就此问题还特地又去了一趟国师府,王杰希听后大小眼一闭,神神叨叨地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便把肖时钦赶了出去。

王杰希这样,肖时钦也没有办法,只能夜夜盯着那颗奇怪的星星,作息也变成日落而起,日出而息。

自家先生这么反常可愁坏了府里的侍女戴妍琦。先生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身子迟早会拖垮的。连带着门也不出了,也不去找国师大人了。热门舆论没了,本子的销量也一天不如一天,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

被迫于生计,戴姑娘小心翼翼的问自家先生:“先生最近在忙什么呢,作息紊乱可对身子不好。许久未去国师府了,可是与国师有什么不愉快?”

日上黄昏,肖时钦还刚起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也没心思琢磨自家丫鬟的烦心事,悠悠说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想要一颗星星,问王杰希,王杰希也没有办法。”

戴妍琦一听,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转,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先生,小戴也没有念过几年书,但听闻唐朝的青莲先生说过一句话,‘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先生兴许可以试试。”

肖时钦听完丫鬟的话后,眉眼弯弯的说到,“那是太白先生以手可摘星的夸张手法,来形容楼高,星星哪有这么容易摘得。真是个傻丫头。”

梳洗完后,肖时钦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又爬上了自家的屋顶。看着看着,戴妍琦那番无知的话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挥之不去。肖时钦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可真的是魔怔了。

这夜的肖时钦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熬到天亮,而是在子时便下去休息了。改天一早便叫了一群工人来自己的府邸——造房子。

作为荣耀帝国最好的机械师,造房子很简单,造很高的房子也很容易,但要造冲破云霄的房子,肖时钦还得好好斟酌斟酌。

戴妍琦万万没想到,自己随口瞎说的话竟然真被实践了起来,看来自家的先生真是病的不清。

肖时钦家要造手可摘星的房子,这个消息没过一个上午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有事的没事的,碰巧路过的、故意绕过的人不计其数,都要垫着脚往院子里瞅上两眼。

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国师大人都专程坐着轿子来凑个热闹,帮着剪彩。

造房子是个大工程,几乎忙的肖时钦脚不沾地。白天在书房里改图纸,晚上照旧上屋顶看星星,只是从整夜改为了半夜。

白驹过隙,转眼间十年就过去了。肖时钦也从一个大好青年熬成了一个大龄剩男。

但,楼总算是建好了。

楼建好的那天,国师又从家里坐着轿子赶了过来,参加了竣工仪式。久居深宫的皇上听闻了此时,也特派了一名小太监送了一块匾额,上面写着摘星楼三个大字,算是赐名了。

但这些都没有让肖时钦平静了十年的心惊起一丝波澜,他迫不及待地渴望着夜晚的到来,迫不及待的想要触碰到心心念念多年的那颗星。

夜晚终于在肖时钦踱来踱去的脚步中如期而至,肖先生怀着沉重的心情爬上了亲手建造的摘星楼。

星星出来了,肖时钦惊喜的发现那颗星星真的离自己更近了。可惜的是,终究还是碰不到。追逐了十年的信念突然落空,肖时钦整个人颓坐在摘星楼顶。

“我说,见到我都不打个招呼,你可真不礼貌。”

谁在说话。肖时钦恍惚间听到了一个声音,但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座楼只有他一个人上来,大概是幻听了吧。

“跟你说话还不搭理我,真是白等了这么多年。”

这次肖时钦听清楚了,猛地站起来“谁在说话,偷偷摸摸地有什么意思,出来。”

“抬头,是我。傻子。”

肖时钦下意识地听从了那个声音,“是你在说话?”

“不是我还是谁。”

虽然不可置信,但是……妈妈呀,星星竟然说话了。

“我想我该回去睡觉了。”肖时钦转身往下走去,一定是心里打击太大了,才出现的幻觉,睡一觉大概就好了吧。

“什么鬼!你明天傍晚记得来摘星楼顶找我。”那个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我的天呐,竟然还约下次。夭寿了,我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肖时钦几乎是变成了小跑。

 

即使十分克制,肖时钦还是改不了十年来天天爬楼看星星的习惯。应该只是昨晚的幻觉,肖时钦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结果一上楼就发现上面早已站着一个身着黄杉的男子。

“请问阁下是?”肖时钦有一丢丢的恼怒,乱闯别人家是想闹哪样。

黄杉男子听到问话转过身,懒洋洋的说“你不认识我?”

看清楚来者的面容,吓的肖时钦差点没跪下来,卧槽,叶修,皇上!他老人家来这里干嘛。

“看来也不是不认识嘛。”叶修理了理衣服,顺着柱子就坐了下来。

“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不知皇上有何贵干。”肖时钦有点不安,皇上坐着我站着这样似乎不太好,但我也坐着似乎也不要妥当。

“你竟然问我来干嘛,你忘了昨天晚上我们的约定了吗,嘤嘤嘤”

不好意思,这少女的画风是怎么回事。皇上你ooc了你知道吗。

昨晚……自己昨晚什么时候和皇上有过约定……等等,说起约定倒还真有一个。卧槽,不会吧。肖时钦似乎想起了什么,瞳孔骤然放大。

“对啊对啊,我就是那颗你日思夜想的星星。”叶修善解人意的帮肖时钦说出了心底的想法。

“等等,不好意思我脑容量有点不够。”肖时钦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

“那我们先换个话题。”叶修表示万事都好商量,“你什么时候搬来皇宫?”

“我为什么要去皇宫。”肖时钦感觉自己理解不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脑回路。

“不来皇宫我们怎么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当然我搬出来也是可以的啦,就是有点麻烦。”叶修显然认真思索起了自己搬出皇宫这个可能性。

“容我问一句,我们为什么要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肖时钦现在觉得眼前的这个似乎有毒。

“那换个问题,你喜欢那个星星吗?”

“喜欢。”

“我就是那颗星星,那颗星星就是我。看在你思慕了朕十年,并蹉跎成大龄剩男没人要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收你入我的后宫吧。”

“那个……”

“放心啦,我后宫只有你一个人,你知道的长得丑没人要。”

“那个……”

“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派人来接你。”

叶修交代完就急匆匆地走了,有种逃跑的既视感。

“那个……我其实想问我要准备些什么吗。”肖时钦双手扯着衣角,抬头轻声问着。

“人来了就好~~~”

远处传来一声明朗的回复。

你!不!是!走!了!吗!肖时钦脸颊微红,也匆匆逃下楼。再也不想看见这颗星星了。

 

 

 

番外

“皇上,你又把紫微星乱移。”

“被发现了。”

“人家都上门来找我问情况了。”

“坊间不是相传你和肖先生有什么嘛,朕只是一时好奇。”

“放心,要有什么,也是和你。”

“你说什么?刚才风太大我没听清。”

“皇上最近晚上总不睡觉。”

“胡闹。”

“韩文清就是沉不住气,哈哈哈,减少一个情敌。黄少天是话唠,叶修肯定烦他。喻文州心太脏,排除。叶修最烦准时起床睡觉,张新杰out。王杰希是个大小眼,没我帅。周泽楷到是长得不错,可以不会说话。看来,我才是最适合叶修的人。”

 

“张大人一个人在哪里乐啥呢。”

“不用理他,听皇上说他有时候脑子不好使。”

“原来是这样,也是个可怜人呐。”

评论(2)
热度(195)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