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的残障人士,近一个月应该不会码字。活着

【全职/all 叶】我家宠物怎么那么奇怪

欢乐向

all叶 猫狗宠物向

50粉 @栀子 点文

这是一篇重写了两遍的文

题废,有什么好的题目直接评论




“叶老师,下班啦。”

隔壁家李大妈下楼扔垃圾,刚巧碰到了下班回家的叶修。叶修微笑着应了一句,便急匆匆地往楼上走去。

“叶老师今儿怎么火急火燎的。”

 

叶修刚一开门,一个巨大的身影就欢脱地冲了过来,硬生生地把一个一米七八的汉子扑到在地,然后对着叶修的脸一阵猛舔。叶修一脸嫌弃地把这只肾上腺激素过多的金毛扇开,扶着摔疼的老腰,将门给关上。

“黄少天,你要真想去流浪狗之家呢,我也不拦你。但别牵连我被房东赶出去,好吗?”叶修满脸无奈地看着蹲在地上耷拉着耳朵的大金毛,尾巴小幅度的在地面上晃动。

一旁的布偶猫高贵冷艳地从金毛面前迈过,围着叶修的脚边打转。叶修见状,弯腰把猫抱到了怀里。

“呜”

金毛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更加伤心,尾巴也不摇了,委委屈屈地呜咽了一声,水润润的小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叶修看。

看到自家金毛这样,叶修的良心深深地受到了谴责。但不得不说真的是——太可爱了w(゚Д゚)w

“下次不能这样了。”叶修刻意板起脸,语气轻快地做了总结。

黄少天似乎感觉到危机已经解除,一下站了起来,尾巴摇的跟大风车似的,后腿一蹬又想往上扑。

“黄少天!”

“喵!”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发出。

黄少天立刻萎了,呜呜呜,忘了叶修怀里还有只张佳乐。不开心,要抱抱O(≧口≦)O

“少天你太大了,要是你像乐乐一样,我保证天天抱你。”叶修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以示安慰。

似乎是为了配合叶修所说的话,张佳乐在叶修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趴着,眼神睥睨地瞧着站着的黄少天。

小人得志!黄少天又嗷呜了一声,拖着尾巴找了个角落趴下,小眼神幽怨地往叶修身上乱瞟。

叶修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往狗食盆和张佳乐专用的喝水小碗倒入新鲜的牛奶。

张佳乐看到吃的,便从叶修的怀中跳了下来,站在地板上,埋头舔着牛奶,粉红色的小舌头一卷一翻,技术含量极高的将牛奶喝的“吧嗒”作响。

黄少天也不再置气,专心致志地开始进食。

叶修双手抱胸,蹲在这两只身边,百无聊赖的数着谁的胡须比较多一点。

这年头,吃货就是好养活。有奶就是妈,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初苏沐橙走的时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两只小家伙拖付给自己,真的是一点也没有考虑过房东不让养宠物这个规矩啊。话说……叶修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皱,试探的说道:“你们最近可能会多几个小伙伴。”

两只小家伙都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舔着牛奶,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悄悄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进食。

安内必先攘外,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在紧急情况之下,张佳乐和黄少天邦交实现正常化。

 

不是错觉还是什么,叶修觉得自家那两只蠢货最近变得安分多了,也黏人多了。

但,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

张佳乐和黄少天一脸敌意地看着门口这只外来入侵者。

纯白色的萨摩耶仿佛感受到了空气中不怀好意的因素,怯生生地往叶修的身后钻去。

“乖,不要怕。我说,你们两个能友好点吗,不是提前打过招呼了嘛。”叶修顺了顺萨摩耶的小白毛,“我可警告你们,不要欺负小周。”

然后因为叶修的话,气氛变得更加不友善了。萨摩耶像是没有感受到气氛变化一样,乖巧的舔了舔叶修的掌心。

不要被他纯良的外表给骗了啊~叶修。

黄少天不满的叫了几声,扭着屁股就回窝了。

张佳乐也不满的叫了几声,踩着猫步也回黄少天的窝去了。

叶修纳闷地看着自家这两只蠢货,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都住一个窝了。

周泽楷默默的看了一眼,然后用嘴扯了扯叶修的衣角,两只前脚掌搭在叶修的大腿上。

“好吧,哥去给你收拾个窝出来。”

 

黄少天窝中,一猫一狗,两颗脑袋紧密地靠在一起。

“喵~喵喵喵~”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喵喵喵!”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翻译一下

“艹,周泽楷怎么过来了!马丹,他可不好办。”

“就是就是,他怎么知道叶修在这里的。到底是谁透露了风声,妈的要是被我知道我一定饶不了他。好烦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种要失宠的赶脚。周泽楷最会装了,表面上傻白甜实际上肚子里花花肠子一大堆,可惜了这幅好皮囊。”

“讲道理,要失宠的是你,谁跟你我们我们的。”

“呀呀呀呀呀,张佳乐,有你这么做队友的吗。我告诉你要是我失宠了,你也就离打入冷宫不远了。你以为凭你自己能打得过周泽楷,好歹他也是联盟第一人,没了我这个剑圣的助攻,你这个万年老二还是省省吧……”

“喵喵喵喵!!”

“汪汪汪汪汪汪汪……”

路过的周泽楷:“……”

根据实践可得,攘外必先安内。


多了一个周泽楷,日子也还是得照样过。

现在的叶修家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周、黄、张都雄踞一方,各自为王。

必要时会有两方联手打压第三方的血腥局面发生,不过总的来说世界还是和平的。

三方都小心维护着自身地利益,保持食物链平衡。

但是,他们忘了,叶修,一个超凡脱俗的人类,看热闹永远不嫌事大星人。

天下三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多了,那就是要碎的节奏啊。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下午,周泽楷、黄少天、张佳乐都懒洋洋的趴着晒太阳的时候。叶修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这温馨又和谐的场景。

左手一只猫,右手一只狗,肩上还趴着只猫娃娃呀,诶呀伊尔呦~

不来则以,一来惊人。

三,是一个神奇的数字,三加三等于六,三乘三…哦,等于9,那也是反过来的6

总之,叶修家注定要变得越来越6,而且可能是6666666

“烦烦,乐乐过来,小周不要乱蹭。正如你们所见,又多了三只。大家好好相处啊。”

叶修把身上的三只放到了地上,然后六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叶修看,叶修居高临下地和这六只货对视。惆怅啊,再这样下去家里都要变成宠物店了。迟早有一天会被房东扫地出门的〒▽〒,先探探口风吧,实在不行也只能搬家了。

“你们好好待着,我先去腾地方。”叶修一边计算着自己的工资能租多大的房子,一边口气淡淡地嘱咐了一句便走开了。

“队长,你怎么来啦。”黄少天摇着尾巴趴在那只小波斯面前,顺便用鼻子蹭了蹭小波斯的脸。

“说来话长,少天就不要再问了。”小奶猫显然还没有发育好,晃悠悠地蹬着四条小短腿费力地爬到金毛的脑袋上,趴好。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气氛还算和蔼可亲,温馨友善。另一边则是活生生地修罗场,刀光剑影,杀人于无形的那种。

“方锐那种不要脸的跟过来还算合理,王杰希你这算什么?”张佳乐跳到桌子上,舔着爪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和你有关系吗?”折耳猫两只不一样大的眼睛都微微眯成了一条缝,眼神睥睨,表情,没有表情。

“哟,怎么和我没关系了。告诉你这家可是我先来的,叶修也是先认识我的,不管之前怎么样,现在我才是最先认识他的人。”张佳乐被王杰希轻飘飘地一句话又撩得炸毛,果然帅不过三秒,正经不过半分钟。

趁着王杰希和张佳乐嘴炮的功夫,方锐悄悄的远离了修罗场,跑到叶修的跟前打滚卖萌刷好感度去了。有这闲工夫吵架,还不如多撩撩老叶。方·柴犬·锐十分嫌弃一碰到叶修智商就下线的两只货,一看就知道情商低下,怪不得攻略不了数亿网民的表情包。

以喻文州和黄少天汇合,王杰希与张佳乐口战为标志,叶修家由此进入了军阀混战时代。


家里的成员变多直接导致叶修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自从某种狗类数量的增加,狗粮的价格也随之涨了不少。作为花朵培养员的叶老师不由得要增加培育花朵的时间,说白了就是当家教。虽然六只货不愿意有外人到来,但是奈何理由强大充分并且无懈可击,也就只能不情不愿地接受了。

于是在某个周末的早上,叶修家的门被敲响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早在门响前就醒了过来,方锐被敲门声给吵醒,黄少天和张佳乐被喻文洲以非正常手段弄醒后,六只一起把叶修给踩醒。

叶修生无可恋地起了床,顶着个鸡窝头开了门。

“叶修,你竟然还没有睡醒!”门外的少年显然被叶修毫不敬业的表现给震惊住了,“就你这样还好意思收钱!”

“翔翔来啦,进来坐着等会。”叶修也不理会孙翔的嘲讽,丢下句话便转身回卧室了。

孙翔顶着张臭脸,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虽然是冬天,但是叶修家暖气开的很足温度直逼夏初。虽然叶修家暖气开的很足,但是孙翔依然觉得背后冷飕飕的。自己不会是生病了吧,孙翔很纳闷。

孙翔不知道,在沙发的那边,在饭桌的那边,有一群小萌货,它们活泼又聪明,它们调皮又伶俐。它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暗恋的叶修家,它们斗智斗勇都讨厌同性。

“我说,为什么我们是猫是狗,这货却是个人。”张佳乐趴在餐桌底下小声的问道。

“不清楚,可能是机缘巧合?”喻文州缩在橱柜里,视线看向书架顶上躲着的王杰希。

王杰希动了动耳朵,显然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默不作声。

“我说直接找他问问不就知道了,在这里猜来猜去能有什么结果。”黄少天不耐烦的在厨房门后面提出建议。

厕所里的周泽楷表示赞同,沙发下的方锐因为地理原因暂时不发表意见。

“首先我不觉得孙翔会知道原因,其次就算他知道我们也不一定理解的了,最后敌在明我在暗的感觉不是更好吗?”喻文州条理清晰的反驳。

在这一刻,在这张没有表情的猫脸的后面,大家都仿佛看到了喻文州一贯式的微笑。果然心脏。

“哟,翔翔还真乖乖等着,这么听老师的话。”叶修穿戴整齐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吃早饭了没,我家有六个核桃哦。”

“不要叫我翔翔,早吃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还有,我不爱喝六个核桃!“孙翔被叶修随便几句话就撩地炸了起来,不满的看着还没自己高的辅导老师。

虽然是个高中生,但发育良好的羊习习确实比某个战五渣高出了大半个脑袋。

“行,那我们就开始吧。”叶修叼着块面包片示意孙翔把课本拿出来。

孙翔愣了一下,话题转太快需要缓冲一下。然后默默地从包里拿出来数学作业本。

即使叶修刚起床,也很快就进入了教学状态,看起来颇有几分为人师表的样子。当然也仅局限于看起来。

“这种解题思路是可以,但简直是多此一举……对,这个我是会,但是不实用啊。“

“年轻人不行啊,这么沉不下气怎么做数学……”

“天分倒是有,就是这脑子……”

“不做了!”孙翔额头上的青筋隐隐的挑动,他自己也不知道找叶修来补习,是来找虐的,还是来找虐的。

“少年人生的路还很长,脾气这么冲可不行。”叶修毫不在意,拿起笔在本子上勾勾画画起来,还在草稿纸上画了立体图进行解释说明。

叶修的手在孙翔面前晃过来晃过去,这时间一长吧,孙某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红,并呈飞速扩散趋势,和本子上的指数函数一样,爆炸形增长。

“翔翔有病得治,不然被人该说我虐待儿童了。”叶修显然也注意到孙翔脸上不自然的潮红,”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吧。“

孙翔整个人恍恍惚惚地走出叶修的家门,自己好像真的有病。

 

孙翔一走,整个家又活跃了起来,都从各自的犄角旮旯里跑了出来。

“我说,今天这画风不太对啊。平时怎么没看出来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腼腆。”送完孙翔,叶修就开始质问自家反常的六只,“除了小周。”

周泽楷原来垂下去的耳朵瞬间有又竖了起来,双眼两眼亮晶晶,闪亮亮。

其余五只都作高冷状,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谅你们也不会说话,哥要去补觉了。”说着,叶修就打了个哈欠。昨晚忙着抢boss,一不小心就睡晚了,上午又忙着补课,睡不够啊。

从叶修上床躺好的那一刻开始,新一轮的战役 打响。

方锐拔的头筹,飞快的占据了叶修胸前的位置。不幸的是,叶修翻个身。黄少天敏感的把握住了时机,成功被叶修拥入怀中,不愧是出色的机会主义者。

王杰希和张佳乐从容不迫的分别攻略了枕头两旁的位置,这大概也算是同床共枕的一种吧。

周泽楷慢了一步,只能退而求其次窝在叶修的脚边。

好像还少了一只……

作为一只还没有发育好的小奶猫,喻文州的行动能力是有限的。床对它来说似乎高了点,前掌扒着床沿,后脚正使劲的往上蹬。

“你们好像是傻,我的床是说上就能上的吗?”叶修好笑的看完了刚刚发生的抢位赛,伸手抱过不懈努力的喻文州,“你们都上来我还怎么睡,喻文州还小留下,其它都回自己窝去。”

喻文州窝在叶修的怀里,愉悦的接受了大家的注目礼,缺陷运用的好也是一种优势,喻文州就是这么一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波斯猫。

 

自从家里养宠物,叶修就有了遛猫遛狗的习惯,为了公平起见和避免不必要的围观,一只一天,周日一起看叶修打游戏。

 今天周六,刚好轮到方锐。

于是,叶修家,窗户前,一堆猫猫狗狗依依不舍的看着叶修牵着方锐渐行渐远。

作为一只新晋网红,走起路来当然是昂首、挺胸、收腹、翘臀。对于路人的注目完全坦然接受,处之泰然。毕竟方锐从来都不知道害羞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很巧的是,叶修也不认识这两个字,没办法语文不好,只能当数学老师。

主仆二人就这样淡定的溜达完,淡定的走进了楼道,然后不淡定地挪进了电梯。

“老韩今天怎么这么晚回家啊。”叶修心虚的挡了挡身后的柴犬方。为什么柴犬这么大,今天遛的为什么是只狗,看来是时候搬家了〒▽〒

“身后是什么东西。”韩文清丝毫没有接叶修的话茬,直接戳重点。

你才是东西呢,老子不是东西……啊不对,老子是叶修亲爱的,才不是东西。方锐轻轻低吼叫了一声以示不满。

方锐刚出声,叶修就偷偷地提了他一脚。真是的,还嫌场面不够乱啊。叶修恶狠狠地蹬了方锐一眼,作为警告。

“你养狗了。”不是疑问句,也不是反问句。这是个陈述句。

“老韩,你看我住了这么久一直遵纪守法。这狗也不是我自愿的,你放心过几天就会有人把他接走,不会待久的。”叶修勾着韩文清的脖子笑盈盈地说到。

“带我去你家看看。”

“去我家干嘛,我家太乱,不好意思见人。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好。”

“我不介意,走吧。”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叶修视死如归地跟在韩文清后面,合算着未来的安身之处。

黄少天对于无伤大雅的训话从来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叶修平时又没个正经的,对于他的话更是说了就忘。

叶修他们还没进门,黄少天就听见了门口的动静,虎视眈眈地趴在门口准备偷袭。这门刚一开,黄少天就扑了上去。

咦,竟然没有摔。黄少天有点疑惑,又闻了闻,这气味好像也不一样。卧槽!扑错人了!金毛的狗头略显僵硬的抬了起来。这不抬还好,一抬直接吓的黄少天往后一跳。

韩文清!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一群猫猫狗狗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张黑气缠绕的钱包脸,齐齐咽了口口水。

完蛋了。叶修看见黄少天扑错人的时候,心就咯噔一下碎了。这一只还好解释,这一群……难道说是买来吃的。( ̄△ ̄;)

“呵呵,那个老韩听我解释,那个……它们都是邻居家跑过来玩的,真的。”叶修张嘴就胡扯,冲着地上蹲着的一群使眼色。

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大家很有默契地把视线飘向了别处。

“叶修,你搬进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不能养宠物的吧。”叶修挤眉弄眼的小动作一丝不落全被韩文清看在眼里,于是脸色更黑了。

“这不是事出突然没来得及说嘛。”叶修赔笑着说道,谁知道你这么早就发现了,“老韩,你不会要赶我走吧。”

“你说呢”

“当然不会,你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让他们都给我安分点。”说罢,韩文清就黑气萦绕的走了

就这样走了?!叶修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他都已经做好被扫地出门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韩文清。

“听见没有,房东发话了。都给我安稳点,特别是你,黄少天。你要是被老韩拉去炖了我可不管。”叶修着重点名批评刚刚犯错的黄金毛,体积最大,最不听话,爪子动的比脑子快,最容易犯事。

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黄少天也意识到自己的过失,可怜巴巴地躲在喻文州的后面。

叶修被这个场景硬生生地给逗笑了,这是要小奶猫罩着的意思嘛。 

“文州看不出来啊,有前途。”叶修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俯身把喻文州给抱了起来。喻文州乖巧的喵呜了一声,伸出粉嫩嫩的小舌头帮叶修眼角的泪花舔去。

好羡慕。

一群猫猫狗狗蹲坐在地上,眼红的看着叶修怀里的喻文州。我也想亲亲,想抱抱,想要举高高。

“大家都要乖,爸爸去打游戏了。”

自家蠢货的心思,叶修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这年头做人都还要讨好上下级,处理周围的人际关系。宠物之间争个宠也是很正常的啦,谁让我是它们的爸爸呢╮(╯▽╰)╭爸爸是爱你们的。




叶修这厢是无忧无虑地走了,但是它们不可以无忧无虑地吃吃睡睡啊。

不得不说,韩文清这人吧,看起来一副光明磊落,不屑于干小动作的样子。但是该下手时,还是毫不留情地下手。防过了喻文州,王杰希的心脏,防过了方锐的无耻,防过了周泽楷的帅气,到头来被韩文清钻了空子。娶妻之路上果然要处处小心、步步为营。

张佳乐不免惆怅万分,这是一场持久战啊。但是!他不擅长持久战啊!想着想着张佳乐不由得在床上打滚。

妈的智障。

大家默默地在心里吐槽,除了黄少天。

“张佳乐你是不是傻了。自己一个人打滚好玩么,哈哈哈哈哈。”

于是,战火重开,张派和黄派再次因言语不和爆发第66次战争。

其余四派转移阵地,召开首次多方会议,谈论的对象就是房东——韩文清。

首长王杰希首先发言,他认为韩文清该种先下手为强的行为有违道义,其余众派应该先放下恩怨共同抵御强敌。

该言论率先得到了周派的赞同,其余各派纷纷复议。

然后喻文州首长上台(茶几)发言,先对韩文清这种进行谴责,随后提出方案避免韩文清与目标人群叶修接触。

方锐首长凭借多年跟踪尾随的经验对方案进行了完善。

周泽楷首长因为个人原因没有上台发言,但它摇了摇尾巴,用行动表达了对该方案的肯定。

在重大危机面前,各派首次放下嫌隙结盟,共同维护自身利益。虽是四派参与会议,但实际参与者为六派。

历史上把这次具有改革性的会议称为——《四方协定》


革命的大方向定好之后,执行起来也就简单多了。

原本韩文清就不是一个死皮赖脸的人,再加上现在的重重阻挠,见叶修的次数更是锐减。

革命形势好转,内讧自然变得更加热烈。不过,有一件事情始终如鲠在喉卡在大家的心里。

孙翔就算了,还能解释说傻人有傻福一不小心变成了人。再加上一个韩文清,这个问题就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了。一次还可以说是偶然,要是两次那就要好好想想了

王杰希和喻文州为此就偷偷跑到楼下问候过韩文清,然后心脏二人组成功收获韩文清黑脸一张以及免费赠送的不知道。

“他说的是真的吗?”回家的路上王杰希试探地问了问同行的喻文州。

“我觉得是真的,韩队不是那种会耍心机的人,他说不知道,那就应该真的是不知道。”喻文州虽然相信韩文清没有骗人,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好受。人和宠物之间的距离少说也有十万八千里,这分明是给他们两个开后门的节奏。

王杰希实际上也是相信的,但是他不介意自己的情敌更难受一点。打击情敌未尝不是一种乐趣。

大家知道这个事情后也无可奈何,现实就摆在那里不来也不去。叶修就在那里,看得着吃不了。太心塞。

大家都是宠物,竞争是公平的。是人的那两个不在叶修身边,竞争好像也是公平的。除了偶尔发生的撕逼事件,生活还是美好的。认为能就这样和谐生活的他们,是天真的。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那是说变就变。

于是这说变就变的天气就弄倒了一个,不是叶修,是周泽楷。

原本白闪闪的毛发,病倒之后都变得白惨惨。周泽楷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生无可恋。

周泽楷一病,到是把叶修给吓到了。

这个不是自家的狗,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哥不是赔大发了,萨摩耶可是很贵的。

秉持着这个想法,周泽楷摇身一变成为了叶家的老佛爷。一日三餐都由叶修看着,连睡觉都破格被允许同房。

周泽楷很开心,每天幸福地像朵白菊花一样,世界都仿佛变成了粉红色。

这难道就是恋爱的感觉?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叶修还在床上睡着。睡着的叶修显得更加有吸引力,更加让狗欲罢不能。

周泽楷害羞的看着叶修,好像咬一口怎么办……盯……数十秒之后,萨摩周轻轻地用嘴碰了一下叶修的嘴唇,留恋地舔了一口。

做完坏事的萨摩周,悄悄地溜回自己的窝,闭着眼睛,回味,睁开看一眼,然后闭上继续回味,永无止境地回味。

 正午十二点正是起床的好时候。

叶修睁开了眼睛,

叶修闭上了眼睛,

叶修再次睁开了眼睛。

叶修坐了起来,

叶修下床了,

叶修踹了一脚。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

刚一睁眼就看见床脚旁边躺着个赤裸裸的大男人,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陌生男子睡眼惺忪地看着叶修,显然是刚刚被踹醒的,脸上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你无辜个什么劲,我才是受害者好吗。先生,虽然你脸长得不错,但也不能在别人家里裸奔啊。”

陌生男子听了这话以后,泫然欲哭,低声得说到:“周泽楷。”

叶修听得是一头雾水,小周的主人也不长这样啊。

“先生,你是小周的什么人吗?她可能跑客厅去了,我出去找找。”叶修一脸懵逼地走出房门,陌生男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然后一个衣冠不整的男性和一个浑身赤裸的男性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画面很美,很壮观。

卧槽!

瞬时间,猫叫声、狗叫声,层次不穷,声声入耳。

“你们有看到小周吗?”叶修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周泽楷的身影。

他就在你后面。猫猫狗狗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身后的赤裸男子。

虽然这屋子里只有两个大男人和一堆猫猫狗狗,但裸着总归是不太好。于是,周先生满脸红晕地穿上了叶先生的衣服。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他曾经发过声,叶修真要觉得自己家里闯进了个哑巴。咳,估计离哑巴也不远了。

“周泽楷!”周泽楷心也是累的,明明说的很清楚但是叶修不理解,怪我喽(江波涛:怪我喽。)

“我知道你想要找小周,可是找不到啊!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叶修满脸的无奈,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我们什么都知道,但是我们什么也不说,而且我们说了你也听不懂~一群猫猫狗狗一本正经地或坐或躺或站地看好戏,有嘴解释不清楚什么的最好看了。

周泽楷心里那个焦急地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需要江波涛过。总算是体会到自家副队的重要性了。

“我……周泽楷。”周泽楷磕磕绊绊地挤出几个字。

“你说你是周泽楷。”叶修总算是搭上线了,然而……

“应该是我理解错了。”

“不……对的……真的。”周泽楷现在是欲哭无泪,突然眼前一亮,茶几上的执笔刷刷的写了起来。不会说话,咱可以写字嘛。

围观群众万分可惜。

叶修一脸神奇地看完了全文,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高级知识分子,他感觉有点懵。

 “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

“不是。”

“恩……这种跨物种的变态,变化,我暂时还是不能理解。我觉得可以把你送到科学研究院看看,估计那里会有一堆老头子很热情地接待你。”叶修觉得今天自己脑容量已经突破天际,他现在只想静静,不要问他静静是谁。

周泽楷眨着水光潋滟的大眼睛,痴痴的看着叶修。

一个不明来历的帅哥这样盯着自己,叶修想吃几颗止痛药。

“你不是坏人吧,就是逃犯杀人犯那种,逃债的也算。”

摇头

“你对我和我们家也没有不良企图吧。”

迷之沉默,摇头

对叶修怎么可以说是不良企图呢,那是正常的追求,想法,需求。

“既然这样,那就暂且让你住下吧。正好还有一间客房。”

星星眼

“没钱?”

摇头

“那一日三餐,遛狗遛猫,卫生就给你了,房租。”

点头和摇头

叶修疑惑脸

“遛狗……遛猫。”

(江波涛:队长说他不想遛狗遛猫。)

“不怕猫猫狗狗吧?”

点头

“那就这样决定了。”

周泽楷和围观群众集体沉默,没爱了。

叶修心很大,这是公认的。否则不论换做谁,陌生男子周某都是扫地出门的命。

哪里有焦点,哪里就又硝烟。

抗韩联盟秒秒钟转成抗周联盟。

本来还是有缓和的余地,而且周泽楷死活不招供如何变成一个人类,那这缓和的余地也就不用留了。

友谊的小船那是说翻就翻。

但,实践出真知,实践出人才。

心脏喻+心脏叶+猥琐方+话唠黄+幸运E,这种全明星豪华阵容在配上周泽楷无声嘲讽的客观条件,找出答案也就成为必然了。

 

“虽然成功探求出解决方案,但是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方锐的发言标志着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成人研讨大会的召开。

“妈哒,要是我们现在发现的结论是对的话,那他们三个岂不是已经玷污过叶修了。”张佳乐义愤填膺地跳上餐桌发言。

“乐乐文化水平见长啊,都会用玷污两个字了。”方锐不着调地打岔。

还没等张佳乐吐槽,有狗就迫不及待地张嘴说话了。

“乐乐文化水平确实见长,”黄少天前掌扒着桌子,后掌着地“但是,我草草草草草,他们三个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真的是一点也没有把本剑圣放在眼里,特别是周泽楷在眼皮子底下搞偷袭,人神共愤,我觉得应该……”

“所以找个时间实践一下吧。”喻文州从桌子上跳下来,踩在黄少天的头上。

(黄少天:队长你干嘛打断我说话我还没有说完呢)

“好,那就这样吧。”王杰希做了总结发言

(靠靠靠,你们不要不理我啊,我觉得这种实践的事情要乘趁早,你们要是找不到机会,让我这个最好的机会主义者来给你们找。诶诶诶,你们不要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

集体kiss这种事情,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还要考虑变成人之后怎么向叶修解释。

让我们来集体忽略后者,好好考虑一下先决条件。

这个时候就应该好好庆幸自己还是不是人这个有利的事实。

于是在不就的将来,叶修家迎来了七个男人同居相亲相爱的场面。

 

家里突然冒出这么多蹭吃蹭喝的非法人口,叶修表示真的很苦恼,这是被迫要换个大房子的节奏啊。但事,人民教师工资很低的好吗!

其余六个大男人也非常过意不去,然而换房子这件事情嘛真的是非常赞成,少一个情敌少一个对手心旷神怡。

眼看着租期快要到了,七个大男人挤下去也不是办法,特别是每天晚上总有人不要脸和他抢床睡,叶修决定和房东先生好好谈谈。【其余六人:讲道理好吧,人家明明是想睡你】

房东韩先生听完租客叶某的阐述后,以脸上色度的加深表达了对其余六人丧尽天良行为的愤慨和对叶修生活艰辛的同情。并且高贵冷艳含蓄的表示自己的房子很大很空很闲,不介意多个人。

“没看出来啊,老韩你脸黑心不黑。你等着,我马上就来。”叶修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啊。

半小时后,一家七口齐刷刷的列队站在了韩文清家门口。

“老韩啊,我知道你想帮忙又不好意思说,没事,我都懂。这六个不吵不闹,乖巧懂事,帅气逼人,以后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叶修一脸托孤样握着韩文清的手,“我明天还有课,就先回去备课了。”

甩包袱这种事情的精髓就在于——甩完就跑,越快越好。

 

“韩队,以后就麻烦你了。”喻文州笑盈盈的说到,丝毫不为韩文清如墨的脸色所扰。

韩文清也不说话,就站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韩文清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让我们进去吗。不愿意就早说何必在叶修面前装好人,博好感……”

黄少天还没有说完就被张佳乐用手给捂住了,他还小,还没追到老叶,还不想这么早死掉。

“韩队的心情我们理解,既然这么不情愿,我们也乐得回去和叶修挤挤。”王杰希丝毫不惧,往韩文清的心插了把软刀子。

“回去回去,今晚轮到我和老叶睡了吧。”方锐在一旁起哄道。

“我。”

“是我是我,今天周二好吧!”

韩文清额头上的青筋跳的更厉害,却默默的把路让开。把他们放回叶修身边?呵,笑话。

楼下七个人烽烟四起,楼上一个人夜夜笙歌

生活如此多娇。

即使大家都怀有一颗想要把叶修拐回去的心,但也都不敢轻举妄动,一致认为温水煮叶修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惜现实总是残酷的,总有一个人会打破平静。

在一个阳光明媚,微风徐徐的清晨,韩文清家的门被敲响。与此同时有一封信从门缝中塞了进去。

 

致亲爱的301的情敌们:

我已经把一切都说了,没想到爸爸不在这么久你们竟然还没有下手。看来是我高估你们了,亏我还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叶家老头子也真是的竟然趁着我出门,搞什么招亲大赛。反正,叶修我带走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叶修的灵魂伴侣

 

现在是什么情况?!叶修就这么被拐跑了?说好的温水煮叶修呢?!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方锐有点傻,这种突然出现的X man 是什么设定。

“什么情况,就是该回家了的情况。”张佳乐也被这封信搞得莫名其妙,眼看就要到手的叶修真的是说没就没了,任谁也没有什么好脾气。

黄少天表示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

周泽楷本来也说不了什么。

喻文州和王杰希微笑着和韩文清道别,便转身离去。

至于韩文清,并没有怎么样,只是脸又黑了一点。

追妻联盟就这么说散就散了。

 

 

 “不好意思,苏先生。我们不是来出差的吗?”叶修望着眼前的碧海蓝天白沙滩,还有那一个个比基尼美女。这明明显显就是来度假的,谁出差来海边?!

“主要度假,顺便出差。”

在这种风景优美,气候宜人,十分适合调情的地方,出差显得太不人道了点。双人海景大床房,配上一点点的香槟和玫瑰,嘿嘿嘿。绝对会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出差之旅。

至于家里那群,不好意思,叶修是我的。

 

自古深情留不住,只有套路留人心。



评论(11)
热度(317)

© 付东流 | Powered by LOFTER